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假如不曾遇见你 > 第一百五十六章:大结局

第一百五十六章: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段西良一路飞车到了戴苏城的海滨别墅。
  
      长长的白色石阶通往一座宫殿一样的建筑,两旁植满了艳红的玫瑰,火色一般,绵延伸展。
  
      他像什么都看不见,只是闷头匆促的奔跑,发丝纷乱,容色焦黄,衣服胡乱的穿在身上,层层褶皱,完全颠覆了他平素俊儒、温润的形像。
  
      “戴苏城呢?”步上最后一个台阶,迎头碰到正从里面走出来的艾米,他抓住便问。
  
      艾米被他的莽撞吓了一跳,嘴唇哆嗦了抖了半天,也没抖出一个字来。
  
      “戴苏城呢!”段西良冲着她大吼了一声,他从来没有这么没耐xing过,尤其是女孩子,可今天的他已经疯了,急疯了。“他到底在哪?”
  
      “段少爷?”一个黑影从楼梯上走下来,段西良转眸,见是跟在戴苏城身边的里奥,几步冲上去:“戴苏城呢?她把安之弄哪儿去了?”
  
      “夫人?”里奥有些狐疑的看着他,“夫人不在这里啊!”
  
      “你说什么!”段西良眼前一黑,但马上定了定神,提了口气,以一种极其严肃的目光盯着里奥,“她真的不在这里?”
  
      “确实没见夫人来过,怎么?”里奥说,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夫人她……不见了吗?”
  
      “带我去见戴苏城!”段西良当下的脸色已难看得如同生铁一般,半握在袖口的手指都在不着痕迹的抖着。
  
      “戴先生他……”
  
      “我要见他!”
  
      “……好吧。”
  
      海滨别墅里有一个很大的地下酒窖,戴苏城在那里储备了世界上各种珍贵的限量版酒品,他一直觉得饮酒是一种艺术,而他的酒窖,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艺术天堂。
  
      可他已经在这个天堂里醉生梦死了两天两夜了。
  
      段西良找到他的时候,他与半死的人也没什么区别,半伏在柜台上,周身凌乱。段西良没去试图把他叫醒,直接让里奥拎了一桶冷水过来,他果断的泼了上去,戴苏城一睁开眼睛,他便揪住他的领子气急败坏的道:“戴苏城,你把安之怎么了!”
  
      “安之……”他的酒还未完全清醒,仍是云里雾里的,可这个名字仍然像一根毒刺,深深扎进他的心里,赤红的眸子眯起,如一汪血,他很夸张的笑,猛地甩开段西良的手指,站起身,身体有轻微的晃动,里奥马上来扶他,被他推开,他从酒架上又取了一瓶酒下来,三两下打开,灌了一口,醉意醺然地指着段西安良道:“不要再跟我提向安之……她跟我没有关系了……这世上不止她一个女人,我戴苏城只要勾勾手指,有多少女人会蜂拥而来……没有了她……”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拿起酒瓶子又开始往嘴里灌。
  
      都什么时候,他有心情喝酒!
  
      这厢,段西良却恼了,两步上前夺过他的酒瓶,狠狠的一拳头砸在他脸上,里奥因站得远,没来得及拉住段西良,戴苏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子,倒在地上。
  
      “段少爷,请您冷静一点!”里奥迅速挡在戴苏城面前,生怕醉酒中的他再次吃亏。
  
      冷静?他怎么冷静!
  
      段西良的情绪从未有像此刻,这般波动,甚至是失控。“我好好地把安之交给他,如今人都不见了,他却还有心思在这里喝酒?”一想到某种可怕的后果,他的心都是痉挛的。
  
      “夫人……真的不见了?”里奥顿时惊愕,下一句话刚要出口,身体突然被一股大力撞开,浓烈的酒气扑过来,一条矫健的黑影已赫然横亘在段西良面前,衣领被紧紧揪起,戴苏城特有的低沉音调竟像附了魔一样阴邪冷魅:“你刚刚说什么!安之怎么了?”
  
      ***
  
      一年后。
  
      又是烟花三月,满城缤纷。
  
      一年当中最好的时候来临。
  
      老宅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全都打起了精神,似是为了赴这一场盛宴,华衣美服穿戴齐整。
  
      向安之坐在梨树下,静静翻看一本书。
  
      头顶浮花浪芯,织出三月的华美。
  
      她揭到那一页,停下来,轻轻的念:“最好的感觉不是人声鼎沸亦不是繁华三千而是曲终人散
  
      孑然一身余音尚在那种伞下低回的一眼牵眷。”
  
      轻轻合上书本,她看见满院芳菲舞动,忽觉恍如隔世。
  
      “怎么又在看书?”段西良出现在大门处,边拂去头上落花,边快步向她走过来。“欢堂今天没过来?”
  
      向安之微笑着摇摇头,段西良伸手把她膝盖上的书收了起来,在她面前弯了身子,严肃地盯着她的眼睛看了片刻,道:“今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看东西会模糊吗?”
  
      向安之只叹息地笑。
  
      这是一年来,他每天必做的功课,不是他,也会是郁欢堂。尤其是最近,他们问得更加频繁,她知道,一年期限到了,而她的眼睛也许会突然在某一天,就此罢工。
  
      虽然不知是哪一天,但总归是不远了。
  
      “向安之,我是在问你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不要嬉皮笑脸的行么?”段西良看着她蛮不在乎的样子又气又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她只得敛了敛神色,做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西良,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得到她亲口确认,他稍缓紧绷的神经,在她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来,低头拨弄着手里的书,似在沉思什么。
  
      向安之看了他一眼,拈起石桌上的一片梨花,轻声道:“该来的总是要来,担心也没有用,你就算每天把自己绷成一根弦,又能起什么作用?西良,我早就看开了,这世上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情本来就很多,只是这次正巧让我赶上了而已……”
  
      “你就……不想见见他吗?”沉默了好一会,段西良突然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向安之自然知道段西良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指尖一松梨花悠悠跌落,她扬起睫毛,眼角似有虚浅的笑意,又似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她说着轻松起身,抖了抖衣服上的花瓣,“郁欢堂昨天拿了今年的新茶来,我去泡给你喝。”
  
      她纤细的身影很快迈进门内,消失不见。
  
      微风吹起落英缤纷,花飞花谢,他只觉时间飞逝如电,一年的时光这样快。
  
      时间追溯到一年前,戴苏城抱着奄奄一息的她,冲进医院的那天。那天,是里奥打电话告诉他,人已经找到了,他匆匆赶去医院,就看见戴苏城像一头疯狂绝望的野兽,抱着她出现,随后便是一系列的抢救程序。
  
      他当时完全蒙了,后来也是里奥告诉他,是万黛儿恨她抢走了戴苏城,所以,就花大价钱,买通了曾经给她的脑子植入过芯片的那些黑道人士,也给向安之植入了一枚一模一样的。最后关头,良心到底过不去,还是给戴苏城打了电话,让他去阻止,可等他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向安之抢救过来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万海生带着万黛儿去看她,病房门将将推开,万黛儿的脖子就被结结实实的掐住,接着便是戴苏城癫狂的嘶吼:“我要杀了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