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番外 红尘劫 六

番外 红尘劫 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皇帝终于再不来我此处,听说大臣内侍们皆很是欢喜,只当我妙手回春将皇帝陛下的沉疴给治愈了。我揣摩着,应该过不了几日,大皇帝便会放我回罗耶山和族里姑姑们继续避世炼药。
  
      一日夜半,我正支颐在灯下有一搭没一搭看着药书,琢磨着有什么方子可以替代朱雀心,朦胧之中正待困倦,却见眼前影子一动,书页无风自动,再抬头却是一人,哦,不,应该说是一神负手立于我案台前。
  
      “大神仙,许久不见呀。”我揉了揉眼睛,一时神智皆回,兴高采烈地与他打招呼。
  
      大神仙温暖舒缓一笑,“与你说过叫我润玉便好。”
  
      叫那大皇帝小瞧于我,谁说我不能通神?我六岁时便见过神仙,真真是腾云驾雾来的,便是眼前的润玉仙。
  
      彼时,我问他可是药王孙真人感我勤学勉力与圣洁遂下凡显圣鼓励我?他却笑着摇头。我又好奇问他是哪路神仙,他沉思良久回我:“只是个放鹿的散仙。”
  
      我怕他因着在天界位阶不高在我这样的凡人面前有失颜面,赶紧安慰他道:“呵呵,大神仙这职务甚是有前途,话本里说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便是从弼马温这样的畜牧行当中脱颖而出,后来西天取经何其风光,佛祖还封了‘斗战圣佛’。嗯,还有八仙张果老儿,好像成仙前也放过驴的,后来不也体面光耀得紧。是以,锦觅料想大神仙前途不可限量!”
  
      他一时怔愣,神思飘渺看着我许久,似是看着我又似穿过我看着某个人,最后,竟莫名神伤地垂下头,低声喟叹一句:“一模一样……”
  
      我本以为神仙下凡自然是来授道或教诲于我,不想,他却似乎只是纯为聊天而来,可见真真是个散仙。他当年跟我说他正在造一座大房子,用他所能搜罗到的所有天界奇珍来堆砌装点,历时天界一百余年还未造完,我不免咋舌,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如此算来,竟是凡人超逾三万年的时光,若说一寸光阴一寸金,这个宫殿莫说里面的奢华奇珍,便是这光阴便是超值得沉重。
  
      是以此番再见,我赶紧关心问他:“润玉仙的仙宫可是修葺完毕,故可得空来见我?”
  
      他笑了笑,“你算得可准!今日刚刚完工。”
  
      “这宫殿如此奢华之大,想必要住不少仙人吧?”我好奇问道。
  
      他闻言面上一黯,“仅住了一株晚香玉与我,还有一只懵懂小鹿。”
  
      我看他这般模样觉着自己似乎提了一个不该提的话头,遂转移话题道:“这宫殿里都有哪些天家宝贝?润玉仙可能说与我听听?那些太玄妙复杂的我一个凡人恐怕听不明白,你只说些浅显易懂的叫我长长见识。”
  
      他想了一想,淡淡道:“我在宫殿外围建了九九八十一座彩虹为桥,道道虹桥尽头皆有殿门入内。”
  
      我一抚掌,“彩虹倒是我们凡人能见到的,煞是漂亮,但凡人所见不过昙花一现便没踪影,不想润玉仙竟拿这彩虹来修桥,甚是独特,还修了这么多座,可见神仙亦觉着彩虹好看。我只知平素里是看不见彩虹的,只有雨后才能见彩虹,不晓得润玉仙造这么多虹桥可要用许多的水汽?”
  
      他抬头看着夜色中乌沉沉的宫殿飞檐道:“其实虹桥并非因雨而有,在天界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件东西,只我与她因彩虹而初识,她掌天下水,故而哪里下雨,哪里便可能有她,但我与她终究参商永离,不得见面,只有偶尔待她走后,我方能架一座虹桥以望。是以,凡间便以为雨后偶现彩虹乃天然现象。”
  
      哦~原来还有这么个典故由来。想来这个“她”能降雨,应是海龙王的女儿。只是,这润玉仙若是个散仙,又怎么能建起如此奢华的宫殿呢?我不免疑惑。
  
      “不说这些。曾有个精灵答应陪我夜赏晚香玉,后来她却失约了,今夜此花会开,不知可否请锦觅陪我共赏此花?”润玉仙一扫适才颓唐,手指凭空一划,便有一盆晶莹剔透的植物在我案头出现,但见润玉仙小心翼翼地扶了扶盆边,揭开植物顶上盖着的云丝,便见一束显而被精心呵护的穗状花序在夜露中缓缓自下而上次第绽放,花朵小儿莹白,看似平淡无奇,却花香浓烈袭人,让人不由喜爱。
  
      那润玉仙看得更是专注非常,待到那花朵全部打开,整个居所皆充满馥郁的香气后,但听得他低低一叹,“今日,算是我奢求了,总算了了我一桩多年的夙愿。”言毕,他朝我点了点头,将那株晚香玉珍惜一纳,便腾云消失于夜色中。
  
      我正兀自感慨神仙的行踪飘渺不定,十年一见却又瞬息消失,再抬头却是那月余未见的大皇帝居高临下立于我面前。他这是什么时候来的,我竟丝毫未察觉……
  
      一下又想起他上次醉酒后的昏话,不免有些惶惶,现下又无纱帘遮挡,仅戴面纱,我只得将头垂下低得不能再低,“臣见过皇帝陛下。”
  
      久久无人回应,若不是我看见他的赤金衣摆尚在,竟要错以为他已走了。
  
      再这么低头低下去脖颈可要断了,无法,只得抬起头来坦然看向他。
  
      “怎么?终于抬头了?朕就叫你怕成这样?”他冷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