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番外 红尘劫 五

番外 红尘劫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继那日之后,大皇帝便隔三差五到我此处坐上一坐,与我隔着帘子说上一两句话,听那嗓音,显然我的药很灵验,将他医治得十分完美。但是往往他跟我说不到小半个时辰便会拂袖而去,很是皇帝架子地喜怒无常,让我生出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不晓得哪句话又得罪到他。
  
      只是,怎么从未听他提起报恩的事情呢?
  
      我都已经在这皇宫待了近半年了呢。
  
      大皇帝虽与我说话常常黑脸,一言不合便拂袖而去,但我觉着他还是极敬重我,平时有臣下或番邦上供的好吃好玩的皆先往我这里送,偶尔心情极好的时候还会与我聊些古今奇谈与民间趣事,后来,竟慢慢不称“朕”,甚是随和地称“我”了,当然,如果他一旦称“朕”,那便是他要生气的前兆了。
  
      前些日子我偶感风寒,他亲自乘夜来伴,就差亲手熬药煎汤了,那日夜里,我风寒退去几分渴睡间听得皇帝在帘子外轻柔道:“过几日便是上元灯节,你喜欢什么样的花灯?”
  
      “凤凰灯吧……”迷糊之中,我似乎有应他,似乎又没有。
  
      这日,外面通报说皇帝陛下驾到。
  
      一边,羌活用病入膏肓的同情眼神偷偷瞟了一眼大皇帝,很自觉地退下。她只当皇帝又来寻我探讨壮阳方子。当然,听说宫廷内外亦有些说法,大臣宫女们都有议论,分为两派,一派是怀疑大皇帝得了什么顽疾,要我独家秘方亲自调理;一派是认定大皇帝年纪轻轻就成天惦记着长生不老,生怕和他先帝老子一般还不到四十就崩了,所以经常来监督敦促于我加紧炼丹制药。
  
      大皇帝今日照旧没让人伴随左右,独自来我此处,刚至门外,我便晓得他这是喝过酒来的,不是我自夸,乃是常年积累训练而得,隔着老远闻个大概,我便要能说出炉子上炖的药是治什么的方子,里面大概都有具体哪几味药材。是以,这酒味我轻而易举辨别出是桂花酒。
  
      大皇帝今日却不坐在离我两丈开外的乌木椅上,而是随意靠在了离我最近的一张圈椅上,将一个什么长长的物什放在一旁桌上,我隔着纱帘看不真切,只觉着红彤彤一片。
  
      “今日,傅相又联合百官写了个一万字的折子给我,这已经是今年第三道了,催我选秀纳妃。”他不无嘲讽地轻轻哼笑了一下,“你信吗?明天就有山一样的肖像画卷送进宫来,还配着她们祖宗十八代的族谱说明。”
  
      “呵呵,这是好事。”我赶紧附和。
  
      “好事?当我不知道这些‘国之栋梁’们个个皆惦记着做我的岳丈大舅子?”他甚是不屑地“嗤”了一声,“想当初,俞炳岭做摄政王掌着朝政的时候,说我年纪还小身子骨不好,应以学业治国为主,待到及冠之年方可纳妃,底下一片附和之声,现如今,知道变天了,便个个想要往我这儿塞女人。这是怕我记恨当年他们附庸俞炳岭的事进而血洗朝堂。我本来还没打算动他们,毕竟目前留着还有些用处,但如若他们再这么迫不及待,我倒是很想洗一洗了。”
  
      他这边说血洗朝堂轻松得和洗菜一样,虽然什么傅相、俞炳岭之流是个什么东西我全然搞不清,但身为医者慈悲心肠自然要劝一劝,“洗一洗倒不是很着急,不过纳妃确实关乎国祚,可以考虑起来。陛下不喜欢傅相什么的,那就不要挑他们家的女儿就可以了,天下女子众多,陛下不愁挑不到一堆自己可心的。”
  
      “哦?”大皇帝颇有兴致地突然问道:“那你说我可心什么样的?”
  
      这我哪里知道,不过,能生养应该是关键,是以,我接道:“身体好的吧。”
  
      他却慵懒摆了摆手,带着几分醉意道:“你这是又想什么呢?朕生不生儿子不用你操心。”好吧,自从我当年被这鸦鸦大皇帝装聋作哑骗得说了不少大实话后,他现在便全然能读懂我的心思,让我觉着自己原先的威仪神秘感全无,但是左右也没旁人,被他读心便读心。
  
      他却还嫌不够,继续打击我,“而且,你连男女都辨识不清,做庸医到你这份上也算天下独一份了。”
  
      庸医?!晴天霹雳!
  
      这是我一生受到的最大羞辱,让我登时起了药死他的心思。当年好心救他,果然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大污点!谁是东郭先生?说的便是我这样的。
  
      我冷哼:“臣自然是天下独一份的。”且看我以后怎么折腾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不过,你操一操心也未必不可。”突然,大皇帝话锋一转又推翻之前说的话,言语间竟有些狡诈的意味。
  
      听他这么一说,我登时火气消散了些,你看,最后还是要求到我头上吧,我不单擅长怎么补肾壮阳,我还有研究出一些包生儿子的奇效药。当然,给不给他用,全看我心情了。
  
      那边皇帝却不知低头琢磨什么,不离开也不说话,沉吟半晌后站起身来徐徐走到我面前,伸手抚了抚那纱帘,竟是几分循循善诱的口气款款缓缓而道:“锦觅,当年我诺你一愿,今日,我便兑现与你,你……可有何心愿?”
  
      这个,我早就想好大半年了,张口便郑重其事道:“臣想要一颗心。”
  
      那纱帘下一刻便被大皇帝紧紧抓在手中,刹那,呼吸竟瞬间停滞了。
  
      但见他慢慢拂开那纱帘,半俯下身来,倾身向我,注视着我的双眼,语气和一片飘落的鹅毛一般,悠悠柔和刷过我周遭,“如你所愿。”
  
      我一时喜形于色。
  
      大皇帝却面色益发灿若桃李般云霞蒸腾,“其实,你愿亦我所愿。”
  
      这是当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