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番外 红尘劫 四

番外 红尘劫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乌飞兔走,瞬息光阴又两年。
  
      才刚听闻大皇帝的母舅摄政王被斩首示众了,京城里的大皇帝便十万里加急宣了份圣旨到罗耶山,宣圣医一族族长进京。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么着急找我去,一目了然,这大皇帝怕是不好,时日无多了,我摸了摸脖颈,可得把命给保住了。圣医族上下也同我一般了然,不免惶惶然备了二十来车各种药材给我送行。
  
      我登车前颇壮怀激烈地回头对荆芥姑姑嘱托道:“此去归期不知,下一任族长我还未来得及去捡一个回来,届时若有万一便由姑姑定吧。”
  
      荆芥姑姑默默含泪点了点头,目送我远去,身后,跪了满满一族的医姑们。
  
      我本以为一到皇宫,那大皇帝便会火急火燎地宣我寻医问药,不料却是遣了一群宫女有条不紊地将我安置在一处幽静的宫殿里,就此闲置。
  
      显见得目前为止还未病入膏肓,或是太医院的那些老头子妙手回春了,我不免松了口气,谢天谢地,皇帝陛下万寿无疆!
  
      陪我一道进京的贴身婢女羌活也一道松了口气,她一松气,便立时三刻活络起来,她本来是个蹦跶的性子,这下进了京没有族中姑姑们管制,益发变本加厉,过没几日便和宫里的不少宫女自来熟起来,每日里东游西逛,打听得不少八卦回来说与我听。
  
      我自然不会拘束她,因为我也想听些宫闱秘闻打发时间,可是我碍于这么个庄重的身份和族里的规矩却是不好随便走动的,有羌活给我做个小耳朵确实不错。
  
      “族长,你知道吗?大皇帝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妃子呢!”羌活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小声在我耳朵边叨叨:“真真奇怪,不是皇帝都该三宫六院吗?怎么这大皇帝的皇宫里一个都没有。族长,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呵呵,这下我明白宣我进京的原因了。我内心活动十分剧烈,心思跟着跃跃欲试地活络着,身子却依旧坐得端正,面色淡然道:“羌活,你可知你名为何意?”
  
      她被我问得一愣,“不是药材名吗?族里除了族长,医姑婢女们的名字不都是以草药为名吗?”
  
      “那羌活有何功效?”我提点她。
  
      她以为我考校她术业,立刻将瓜子一丢,板正了身子,认真背道:“辛温,气雄而散,发表力强,主散太阳经风邪及寒湿之邪,有散寒祛风、胜湿止痛之功,故外感风寒、头痛无汗、油印寒湿痹、风水浮肿、疮疡肿毒皆可用之。”
  
      我以眼神问她,“没了?”
  
      羌活纯洁地点了点头,“没了。”
  
      真是个读书不会抓重点,习术不精的姑娘!难怪这些年无丁点长进。
  
      羌活这味药的主要功效在于——温肾助阳,纳气,止泻,用于阳·痿遗·精,遗尿尿频,腰膝冷痛,肾虚作喘,五更泄泻。
  
      当然,我不会这么直白告诉她,正待进一步提点提点她,那边底下却有宫女一声接一声层层叠叠从外头一路唱报入内:“圣上驾到!”
  
      羌活赶紧将我赶到正中的位子上坐下,将上面轮轨一扯,面前便唰一声垂下一层厚厚的纱帘。是了,我不可与任何男子见面,便是皇帝与我问药都需隔着帘子。
  
      那纱帘虽密实,却也能透过光瞧个影子大概,只是影影绰绰并不真切。我本以为大皇帝所到之处必定前呼后拥围着一大帮子人,不想却只身前来,但见他一身赤金龙袍迈入殿中,宫女立时三刻抬了把黑沉沉的乌木龙椅在离我两丈开外放下,将大皇帝供于座上。
  
      羌活和一殿宫女皆跪于地上山呼万岁,我身为圣医族长按着规矩不但不必下跪还可坐着与大皇帝说话,遂,我隔着帘子向他颔了颔首,请安问好道:“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但听得那皇帝轻轻一笑,看来是个随和的皇帝。
  
      “你们都下去吧,朕有事请教圣医族族长。”大皇帝发话了。一殿宫女立刻散开。只羌活还在我身边直挺挺戳着,倒是忠心。
  
      那大皇帝却似乎不满,但听他道:“这位医姑也请回避。”
  
      羌活看了看我,我冲她点了点头,小声道:“去吧,仔细领悟你名字的内涵。”羌活平时虽有些迷糊,此刻却突然开窍,一脸恍然大悟地看了看孤身前来的皇帝,再震惊看了看我,我点头,羌活立刻满面同情地低下头毫不犹豫地退了出去。
  
      可不正是,这大皇帝此番前来定是要向我讨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疾,自然要将大家都遣散与我单独谈话。我不免有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知道,这些秘方我可是研制了这么多年呀,如今可算可以得见天日派上用场了。
  
      想来那大皇帝也是有些羞于启口,在那里悄无声息坐了一炷香的工夫竟未出声,无法,只得我来开这个头了。
  
      我咳了咳,“陛下此番来意臣已勉强揣测得,陛下无须挂虑忌惮,臣虽身为女子,却首先是个医者,其次是个女子,而古来便有‘医者无性别’之说,陛下有何沉疴皆可诉诸于臣,且,觍颜说句大不惭的话,臣于此方面建树颇丰,精于钻研,恐现今世上无出其右者。”其实古来那一说完整版是“医者无性别,医者眼中,患者亦无性别。”当然,我很妥帖地考虑了帝王的颜面,只捡了前半句说。
  
      那大皇帝却仍旧不响,不知是不是酝酿着该如何具体说,又过了一炷香,却问我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适才族长婢女叫何名字?”
  
      “羌活。”我坦然应道。不想这皇帝耳朵倒挺好用,刚才我提点羌活退出去的话竟让他听见了。
  
      “羌活?”那皇帝重复了一遍,沉吟道:“主散太阳经风邪及寒湿之邪,有散寒祛风、胜湿止痛之功,温肾助阳,纳气,止泻,用于腰膝冷痛,肾虚作喘,五更泄泻,阳……”猛地一顿,但听噼啪一声脆响,我隔着帘子朦胧瞧见竟是那椅子扶手给拍断了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我不免一惊,这大皇帝竟认得这味药,可见太医院的老头子们亦推荐过。只是这大皇帝也不用被人戳了软肋便拍凳子呀,碍于颜面不能和医者诚实沟通病情讳疾忌医乃是大忌。
  
      “锦觅!也亏你想得出!”听得大皇帝的声音竟是冷得不能再冷地咬牙切齿道:“还建树颇丰?精于钻研?这是你一个姑娘家该说的话吗?”
  
      呃,我不是说了医者无性别吗?他这是恼羞成怒了。只是我与他毕竟初次见面,怎地听他这语气这般奇怪?竟然还事先问过我的名字。
  
      不过,我还是宽慰他道:“陛下无须多虑,圣医一族本来就是为陛下身体安康而存在,能为陛下献上绵薄之力便是臣殚精竭虑也无不可。陛下大可不必忌讳。”
  
      “好个殚精竭虑!”大皇帝凉丝丝地再次开口,我后颈似乎跟着起白毛,那语调怪瘆人的,随着他话音落地,空气似乎也凝固成了一殿浮冰,无形之中却有他似乎要将我生啖之的怒意沿着冰面似裂缝般蔓延开来。
  
      诡异地静谧良久后,他终于打破浮冰,颇是嘲讽口吻道:“你多想了!怕是你此番英雄无用武之地!”继而,斩钉截铁道:“朕,好得很!”
  
      真的吗?我心里疑惑。
  
      “真的!”大皇帝却似能读懂我的心思一般咬牙应道。接着,似乎费了很大的劲平复情绪,又道:“你可知朕为何而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