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番外 红尘劫 二

番外 红尘劫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便也不操那心,不晓得他们讨论了多久,眼看着北斗七星被凤凰折衷都给折得快折没了,最后匪夷所思地寻出凡世里一个什么国的地方,竟然有个只有女子组成的有近百年历史的“圣医族”,里面非但没有一个男子,而且族中女子个个皆为处子,为的是用圣洁的灵魂给她们国家的大皇帝祈福延寿,而平时主要做的事情也是为大皇帝研究各种药物,最最紧要的是研究出个长生不老药来。这“圣医族”为了保持神秘性,常年窝在不知哪个犄角旮旯的深山老林里,平日里莫说是个外人,便是只不认识的鸟儿虫儿恐怕都见不着。当然也有外出的时候,就是族里要是有圣医故去,她们便得外出寻觅些被人遗弃的女婴带回族中抚育,进而使得此族长年延续。而此族对族长的规定更是严苛,一辈子不可与男子打照面和说话,出门还得戴个面纱,当然大皇帝是个例外,但即便是那大皇帝若要寻医问药,说话也得隔着个布帘子,而皇帝宫里又有不少太医,所以圣医族基本只管制药,和历代大皇帝近百年也无打交道的记录。
  
      这满殿仙君阎罗们讨论的最终结果,便是让我下凡给她们当这个族长。
  
      但听得凤凰思忖半晌,别扭勉强应道:“就这个吧,暂且这般定下。”
  
      我心中却叫苦,这哪里是去历劫嘛,分明和当初二十四芳主把我关水镜里一般。不与男子照面倒是不打紧,只这地处偏远地避世居住便真真叫我吃不消,历劫嘛,就该波澜壮阔跌宕起伏,比如当个女将军战死沙场什么的,多少刺激,便是上山当个女土匪也不错呀,哪似这般和蹲牢似的。
  
      转头和凤凰一抱怨,他却气得连连弹了我两下额头,“女将军,女土匪?刀枪无眼,你叫我怎么放心得下。”
  
      我捂着脑门回后殿休息,隐约之中听得他跟在后面低声絮絮,“况且这两个行当,哪个不是在臭……堆里打滚。”我困乏得很,也听不真切他抱怨些什么。
  
      凤凰夜里折腾了北斗七星和十殿阎罗到夜半还嫌不够,竟然精力旺盛得很,待就寝了还在床上翻来覆去,似是一夜没睡,以致我也被吵得睡不踏实。
  
      本以为这般就算告一段落,哪里晓得天刚拂晓,外面就通报说彦佑真君来访。我揉着眼出来见扑哧君,困得眼皮都要黏在一块儿了,确实没什么精力与他胡侃。
  
      这边扑哧君还在兀自兴奋,那边却又报说月下仙人来访。
  
      我还未来得及起身出门相迎,狐狸仙已一团火红衣裳开开心心扑进殿来,“觅儿,听说你要下凡啦!”
  
      又是一个知道的。
  
      狐狸仙扯了我的手欢欣雀跃道:“近日无聊的紧,可算有件好玩儿的事让我掺合掺合。”继而又丢了我的手,自己双手一拍,不知从哪儿腾地变出一根绣花针来,举起来左右端详,那表情竟似人间娃娃过大年般满面憧憬,“老夫一展身手的时候终于到了!”
  
      “叔父这是要一展什么身手?”凤凰黑着脸从殿外踏入,语调瘆人。
  
      狐狸仙喜滋滋举了绣花针献宝道:“自然是给下凡的觅儿穿红线呀!觅儿,快和我说说你喜欢哪个类型的,才华横溢型?风流倜傥型?活泼可爱型?老成持重型?甜言蜜语型?铁汉柔情型?不管什么型老夫总能给你寻个来,总有一款叫你满意。你挑一挑。”
  
      我观凤凰面色,赶紧嗫嚅道:“不用挑,旭凤这款就很好。”
  
      果然,凤凰面色登时和缓许多,脸颊竟还微微泛起红澜,握了我的手,一扬下巴倨傲道:“锦觅怎么可能看得上那些凡夫俗子!”
  
      “哦,凤娃这一款,那就是清高孤傲、喜怒无常、闷骚独裁、刚愎嗜武、善妒护犊型,觅儿,你口味这么重,不考虑换一款吗?”月下仙人语重心长劝道,“当然,如果非要坚持,这一款也是有的哦。”转而不管凤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表情,对他道:“你也莫要小瞧了凡夫俗子,凡俗男子的魅力很是神奇,不然怎么白娘子修仙修了一半命也不要非要跟那落魄书生许仙,七仙女放着好好的仙女不做非要跟个一穷二白的青年农民董永。说不定锦觅山珍海味吃惯了,换一换清粥小菜也不错。”
  
      “月下仙人多虑了,锦觅此番哪一款都不需要。”凤凰青了半边面孔,磨着后槽牙打断了狐狸仙,“她不用历情劫。”
  
      “什么!”狐狸仙一脸震惊晴天霹雳道:“没我同意怎么可能!”继而竟冒出一句不知道从哪个凡人那里学来的粗俗俚语,“格老子的!定是那北斗七星擅自做主了。哼!越俎代庖!他们只管凡人命数,只这命数里的姻缘却是他们管不了的,这事是我管的!”
  
      “就是就是。”一边扑哧君连连附和,“必须是月下仙人管的,说起来,月下仙人我们挺熟的,可以顺便给我开个方便门庭吗?”
  
      我一脑门子糨糊,这凡人忒复杂了,分管牵扯的部门恁多。
  
      那边凤凰冷笑了一声,但听得扑哧君和月下仙人头顶正殿大梁“咵嚓”一下开裂声,登时四下寂寂无人再敢言语。
  
      “北斗七星掌凡人命数?十殿阎罗章生死轮回?月下仙人掌姻缘红尘?彦佑真君想当情郎?”凤凰冷笑连连,叫人不禁后颈泛凉,“这是个个都要来撬我墙角?看来我得好好和你们说清楚,锦觅你们哪个也休想管。能掌她命数的只有我一个!”
  
      那顶上大梁应声而落,扑哧君和狐狸仙一下抱头往两侧蹿开。
  
      “锦觅,你哪儿也不用去。”凤凰拉了我的手,不容置喙道:“我替你去历劫,你且等着为夫,不日便归。”
  
      说完也不待我答言,转身便走。那边扑哧君和狐狸仙皆愣了。
  
      我抖了抖,弱声拦他,“嗳~你能不能不要……”
  
      还没说完便被凤凰打断,但见他脚步一顿回转了身执起我的手,合拢握在手心,款款一笑,“我自然不会要那些什么‘爱别离’的情劫,你放宽心等着我便好。”
  
      啊嘞,他这是说的什么,我明明要说的是:“你能不能不要说‘为夫’二字,我觉得听着有些别扭。”结果被他给生生截断了。哎,罢了罢了,眨眼间他已转出殿外眼见着驾着金边绛紫乌云飞远了。
  
      这边,扑哧君和狐狸仙却连连拍了胸脯道:“还好还好。”显是劫后余生的样子。
  
      我却忽然瞥到飞絮面色几分难看怪异地蹭着墙角万分勉强地往里走,慢慢挪腾到我面前,“启禀夫人,那娑姝罗刹求见夫人。”
  
      娑姝罗刹?这又是哪个?真真是个多事之秋,不过不管哪个,总归这两日这么多仙魔拜访我,也不差这一个,顺便一道见了也罢。遂道:“宣。”
  
      进来却是一个袅娜身姿的女罗刹,长相甚为姝丽,一身烟霞色霓裳随着脚步款摆浮动惹人遐思,倒无愧于“娑姝”二字。那罗刹见了我,不盈一握的腰身款款一拜,“奴下见过夫人。”
  
      继而抬起头来,这一抬头瞬间的眼波却叫我莫名觉着有些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我正搜肠刮肚回忆着,那娑姝罗刹却已自行开口:“其实,这不是奴下第一回与夫人见面,只是,夫人未必记得奴下区区一罗刹,奴下却甚是记得夫人当时欢喜扮做白玉兔子的模样出入魔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