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坐在床沿揉脚底心,想来是昨夜被那些镇灵的鬼魂给咬伤了脚,现下脚面上还留着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痕,我看着这些伤痕有些愁苦,小鱼仙倌那里倒有一种去伤的灵药,上次我鬼使神差跳入忘川之中落下一身伤痕回来后,他便请药仙去东海之极取来鲛人之泪作成了这祛伤镇痛的妙药。只是……若问他拿药,他必定会知道我去了魔界,知道我去了魔界便定然会不高兴的……
  幸得我昨夜趁得间隙化成水汽溜出幽冥回到天界,什么神什么鬼都没有惊动,现在脚上这些不过皮肉伤,咬咬牙忍忍便过去了。正做如是打算时,却冷不防看见眼角白光一闪。
  “觅儿。”沉甸甸一声呼唤,我一惊,慌乱扯了丝被胡乱盖住自己的脚面。
  “你这脚上怎么了?”小鱼仙倌轻飘飘落座在床畔的黄杨木凳上,声音不高不低,又问:“你昨夜去哪里了?”
  我心中一怯,嗫嚅道:“没有去哪里,哪里都没有去……就是……就是……”
  他捏了捏皱紧的眉心,不言不语掀开那欲盖弥彰的丝被,我一双斑驳的脚面便赤条条暴露在了他的双眼下,我缩了缩脚尖,听得他道:“觅儿,你知道的,不论你做什么事我都不会怪你,你无须对我隐瞒。但是,我独独不能容你伤害自己。昨夜,你是不是又入了忘川?”
  我不答言,做贼心虚般紧绷的心弦却一时松了松,原来他只是以为我又去踏忘川了。他叹了一口气,自怀中取出伤药,亲手给我上药。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些惶惑,缩了缩脚尖,“还是我自己来涂吧。”
  他却不松手,眉也不抬,沉静道:“你我之间还需介怀这些吗?”我一时不响,他握着我的脚踝紧了紧,“觅儿,你何时愿意与我成婚?”
  我不由自主绷紧了脚面,喃喃道:“你晓得的,我中了降头术,莫要传染给你才好。”
  他手上一顿,许久,方才继续抹药的动作,温和地低垂着眉眼,仿佛专注于手中动作,口中不经意地重复:“降头……降头吗?……”末了,他抬起头对我笑了笑,“你知道我不会介意的。况且,我恐怕比你更早便中了降头术。”
  我愣了愣,心下一窒,不知如何回答。他却又重新低下头轻柔给我上药,似乎并不在意也未等我答言,我提起的心复才稳妥地放了放,两人默默相对无语直到我两只脚被他反反复复抹了五六七八遍的伤药,他方才放下我的脚站起身,抚了抚一点折痕也没有的袖口,道:“我去与诸仙论事了,你这两日便在这院中好好修养。”
  我喏了声,便见他转身往门外去,门边,昨夜吃得溜溜圆的魇兽往后退了退,怯怯贴首伏在地上,待小鱼仙倌行远后方才抬头向他远去的方向瞥了瞥,离珠端了早膳进来,一看见我便开始絮絮不止,末了自然是以一句“仙上这般不爱惜自己,又要叫天帝陛下心伤忧虑了”结尾。
  我就不晓得了,好端端一个做了天帝风光无两的小鱼仙倌入了离珠口中怎么便成了个多愁善感悲秋伤春的落魄书生形象,实在费解。
  本来以为这脚上的皮肉之伤顶多两日便能痊愈,却不想,整整半年,方才好全。这半年之中但凡我一起身走路便觉着脚下如履荆棘般刺痛,虽然心中总有个小小的声音反反复复叫嚣着念着咒催着我去看看那个对我施了降头术的人,然而任凭我做再多挣扎,也只能在离珠的搀扶下摸着墙勉强地气喘如牛挨到璇玑宫大门边上而已,只有躺着亦或是坐着方才不觉疼痛,走路都不得力,更莫说腾云驾雾了,因此这大半年我竟连璇玑宫的门也出不得。
  虽不得出门,然,只要一想起那个人在六界的那一头活了过来,心下便生出一种莫名的慰藉,糖也吃得少了,偶尔也能吃些正常的饭食,由此,我更加断定这降头术是凤凰在我身上施下的。只是这降头时好时坏,若哪日我一并想起穗禾和凤凰两人,便又觉得胸口不是那么舒服了。想来是还未好全。
  今日长芳主得空上天界见太白金星,抽空过来瞧了瞧我,恰逢我脚上大好,便兴致勃勃亲自沏了茶给长芳主。花界与天界本来井水不犯河水皆因上任天帝天后缘由所起,如今小鱼仙倌做了天帝,花界便也拆了与天界断交的禁令。两界仙神精灵来往据说日益频繁,过去十二年里,二十四芳主来天界时亦常来探我,只是,那降头在我体中日益根深蒂固,倒有吸食心头血叫我病入膏肓的趋势,便是她们来了,我也不过默默坐着,问一句答一句还常常答非所问地浑浑噩噩,有时小鱼仙倌见我精神不好便索性替我推拒了访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