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京明珠 > 第七十章 垂钓余音绕

第七十章 垂钓余音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向安平公夫人见了礼,卫瑜和杜珂坐在了东陵依依身边。

    沁华公主对安平公夫人依旧亲昵,形态间带着娇憨。安平公夫人虽待她也亲切和气,但总觉得隔着层什么,捅不破。反而是对着卫瑜,笑意到了眼角,没有刻意说什么却自有默契在。

    说了不久,安平公夫人便笑着道:“你们自己出去转转吧,别走了太远,我也去串串门。”看向卫瑜,“阿瑜,你母亲可在?”

    “我出来时她还在。”卫瑜点点头。

    “如此,我今日便去你母亲那里唠唠嗑。昨日稷宁公夫人已被我缠了一整日,估计不想再为我开门了。”

    见她说的诙谐,几位姑娘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依依,这小家伙你就带走吧。”安平公夫人将小儿子推了过去,好似怪碍事的。

    “放心吧婶母,那我们先出去了。”东陵依依使劲揉了揉小团子的脑袋,拉着他随着卫瑜等人出了营帐。

    今日的天气很好,阳光暖融融的照的人有些困倦,再加上卫瑜昨晚没怎么睡好,忍不住掩着打个和呵欠。

    “瑜表姐昨晚没休息好吗?”沁华公主出声道。

    “无事,这天一暖和,人就开始犯懒了。”

    沁华公主没再多言。自从上次余平侯府事件后,她们之间的关系就很微妙,好似缓和了一些,见面有礼温和却又仅仅是点到为止。每每远远看着她与其他好友们说笑,沁华公主就会对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深感厌弃,并且怀念着卫瑜在宫中的日子。但当见她不自知地吸引到别人的目光,犹如温暖的发光体般耀眼,沁华又忍不住地嫉妒,想要破坏掉这一切…

    有时候,她都快被自己这种矛盾的心情折磨的要疯掉,却又控制不住,周而复始无可奈何…

    卫瑜轻叹口气,她也不知该如何与这位公主表妹相处了。虽然在岳瞳的事上她帮了自己,但昭乐寺后山差点让自己失掉名节,也是她设计的,哪怕最终被刺客打乱了计划未能成功,也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又想到她对东陵殊的痴心一片,卫瑜更是头疼。如今自己是不可能与她坦白和东陵殊两情相悦之事的,但若待事后突然让她知晓,两人的关系想必也是缓和不了的了。

    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总归各有各自的缘法,强求不得。

    因带着小团子,几人没有骑马,随意散着步走出了驻区。中间又在路上遇到了沈家姐妹和宇哥儿,便汇到了一起。

    “不如我们去垂钓吧?”沈画书提议道,“昨日听大哥说这附近有个彭湖,里面的鱼儿一定又肥又大。”

    此提议得到了杜珂的支持:“好啊,若能钓来鱼,也算有了收获,免得我二哥总在我面前炫耀!”

    卫瑜听着心里一动,莫不是昨晚东陵殊带她去的地方?面上不露,点点头道:“那我们派人回去取工具,等一等一起过去。”

    沈画书派了身边婢女跑了回去,卫瑜也让银杏跟去帮忙。沈华懿喜垂钓,外出总归带着全套的渔具,正好去借个现成。

    很快婢女拿了东西回来,鱼竿、鱼饵、网兜之类的一应俱全,几人兴致被挑了起来,兴致勃勃地跟着沈画书往湖边走。

    大约半个时辰后,一行人终于看到了水面。疾走几步来到了近前,卫瑜这才看清楚,这里不同于昨晚的景色安谧,也没有花丛的遮掩,岸边是一片平原。绿草青青,湖水碧蓝,四周围绕着陡峭高山,好似将其圈住了一般。

    小团子和宇哥儿欢快地追逐在岸边,没有了长辈拘束,就好像普通人家的小孩一般大叫大跳,无忧无虑。

    东陵依依时不时嚷一句:“慢着点儿!”却遭到无视,没好气地别过头抱怨道:“好啊,两个小鬼头硬装听不见,我可不操那份心了,由着他们去吧!”

    “这里僻静,也没外人,就放他们自由吧。”卫瑜一边帮沈家姐妹整理渔具,一边笑着道。

    “噢!噢!阿姐最好了,阿姐最好了!”小团子拍着手跑来,绕着卫瑜她们转,宇哥儿也学着他的样子,跟在后面喊。

    “别给我灌迷۰魂汤,今天我说的不算,你们都得听你依堂姐的话!”

    小团子脚下不停,又绕到了东陵依依身边,转着圈拍手道:“依堂姐也最好了!依堂姐也最好了!”宇哥儿是他的忠实追随者,也不管知不知道东陵依依是谁就跟着喊:“依堂姐最好了!依堂姐最好了!”

    东陵依依被闹的哭笑不得,揉了揉脑袋叹道:“你们都离我远点儿,我需要静一静…”

    这句话好像特赦令一般,两个小孩子“嗷嗷”地跑远了。

    “看看…看看这小没良心的,全是在敷衍我!”东陵依依对卫瑜道,作势要去抓他们,把他们吓的跑的更欢。

    卫瑜晃了晃手中的鱼线,笑着道:“别管他们了,来一起装接吧!这个孔太小了,我怎么也穿不过去…”

    “我来试试。”

    “她呀,从小不爱动脑子也不爱动手,棋艺跟女红总被先生唠叨!也亏得别的摆在明面上的几项技艺还都挺拿的出手,不然这盛京明珠之称还不知落入谁家呢!”杜珂在一旁挂着网兜也不忘补刀,几人笑作了一团。

    东陵依依手脚麻利,几下就串好了鱼线,交给沈画书调整了下角度,便可以使用了。因只有三副竿,她们分成了两两一组,卫瑜与杜珂一副,东陵依依与沁华公主一副,沈家姐妹一副。

    婢女将拿来的木凳摆好,姑娘们甩开竿静静地坐着等待。

    除却沈家姐妹和带着现代记忆的卫瑜,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垂钓,新鲜地瞪大眼睛盯着湖面,生怕让鱼给溜走。沁华公主有些沉不住气,时不时总想抖动鱼竿去看有没有鱼,东陵依依忍不住提醒道:“公主,您这样会把鱼吓走的。方才沈姑娘不是说了吗,钓鱼要讲究耐心,没有这么快就能上钩的…”

    沁华公主皱眉点了点头,才安静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把鱼竿拽起来查看…

    东陵依依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出宫前皇后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多陪着些这位娇惯公主,她也不愿一直被拴在她身边。如今见她不听劝,索性不再管她,跑到卫瑜那边去凑热闹。

    卫瑜刚跟杜珂支好竿,就见东陵依依气闷闷地坐在了一边,不由讶然。转头看过去,见沁华公主被一个人留在了那里,看着怪可怜。

    “怎么啦?”

    “那位公主太难伺候了,我过来消消火。”东陵依依一副这些日子憋坏了的模样。

    卫瑜不知该说什么好,便将手中的鱼竿轻轻递给了她:“我举累了,换你来。”

    “我刚坐下,你就不让我安生,可真会奴役人!”东陵依依知她是想让自己分散注意力,一边开玩笑嗔道,一边接过了鱼竿。

    卫瑜笑的一派轻松,伸了个大大懒腰,就要往杜珂身上倒。

    “好舒服啊…困得眼睛都酸了,终于可以歇歇了!”

    杜珂一脸“嫌弃”地看着赖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还像小猫般地蹭呀蹭的,用指头戳了戳,又捏了捏她挺翘的小鼻头。见她仍一脸享受的不肯走,便由着她了,还调整了下肩膀位置,让她靠的更舒服一些。

    卫瑜嗅了嗅杜珂身上的清香,满足地慰叹一声,还咂了咂嘴。杜珂好笑,瞥了她一眼道:“这是谁呀,我怎么看像是哪家的纨绔子小流︶氓呢?”

    “呦,小娘子一个人呀?”卫瑜睁开双眸,冲她抛了个媚眼,坏笑道,“长的如此俊俏,跟爷简直是天生一对!留在这穷乡僻壤未免可惜,不如跟爷回家了吧?”

    “噗…!”东陵依依在一边听的笑岔了气,手抖的几乎握不住竿。

    杜珂也是没想到她的嘴这么皮,脸红红的一晃肩膀把她晃开,转身就用手从两边夹她的脸蛋,揉啊揉的,看着她原本清丽无双的眉眼被挤成了一团,嘴唇嘟起来唔唔地求饶。

    “小纨绔也想占姑娘我的便宜?看我怎么教训你!知错不?”

    “唔唔唔…”

    “还敢再犯不?”

    “唔唔!”

    “给本姑娘笑一个,就放过你这一回!”

    看着卫瑜被挤成一团的五官,还在努力地展开笑容,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优雅尊贵的影子?杜珂实在忍不住地噗嗤笑了出来,放开了她。

    卫瑜自己揉了揉脸,放松下肌肉,鼓鼓道:“阿珂你下手好重,都要被你玩儿变形啦!”

    杜珂哼哼道:“不要太小瞧自己,你这样的厚脸皮,哪里是能随便就玩儿坏的?”

    “呀,我脸皮厚,你不喜欢吗?”

    “厚脸皮,谁会喜欢你啦?”

    这边热热闹闹地斗着嘴,更显得沁华公主一个人坐在那里冷清。她常常偷偷看过来,又低下头去装作很忙碌地摆弄自己的鱼竿样子,却一直不得要领,除了不停地让婢女帮她换鱼饵外毫无收获。

    卫瑜余光看到她,心里忍不住一软,觉得她这样被冷落了着实有些可怜。杜珂和东陵依依也感受到了,她们还不知沁华公主对卫瑜做过的事,更是有些不好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