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京明珠 > 第六十八章 外宿夜深深

第六十八章 外宿夜深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受委屈了…”低低暗哑的声音喃喃响起,卫瑜的鼻子突然就酸了,似乎所有的委屈都被这一句话给翻了上来。

    “特别委屈…”卫瑜将脸埋进去,小声抽嗒着,“你刚刚为什么不过来…”

    东陵殊轻叹一声,下巴蹭蹭她的发顶道:“方才若不装醉,现在也脱不开身。”

    卫瑜知他今日落了个倒数第一,往日被他杀了锐气的公子哥们不会轻易放过他,想起那只能认命往肚子里灌酒的模样,不由噗嗤一笑。

    “他们如何能信你真的一只猎物都没有?”

    “事实如此,他们还待如何?”东陵殊不以为然,挑眉道,“总归今日东陵殊是为明曜郡主垫了底。”

    “你还好意思!”一提这事,卫瑜又想起回来时的窘迫,瞪他道,“说,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是打算这样处理的?”

    “不。当初提出帮你赢过楚歌时,我是认真的,是你拒绝了。”东陵殊一脸无辜。

    “……”

    卫瑜鼓着脸,却又无可奈何。刚想再说什么,就听到后面传来银杏的呼喊声:“郡主!郡主您回来了吗?”

    原来是两个婢女得到通知道郡主先一个人回来了,便抱着奶糖急匆匆地往回赶,进了帐篷一看,不见卫瑜踪影,就有些着急了。

    卫瑜怕他们引来更多人,发现她跟东陵殊就不好了,急忙对他道:“你快回去吧,我也进去了。”

    东陵殊道:“不急,我陪你一同出去。”

    “哎?…”卫瑜讶然,但看见他的眸子却带着认真。

    “我们的事,瞒不过你的大婢女的。”东陵殊嘴角微挑,竟感觉有些坏坏的,“让她们知道了,以后行事会更方便些。”

    “你还想做什么呐…”边说着,人已被他揽着走到了前面,只得把后面的给咽了回去。

    百合和银杏看见二人这副模样的惊讶自不必说,只被东陵殊淡淡一句:“都看见了?以后你们郡主的身边,该挡的要挡,该放的就要装作看不见,处事都机灵着点。”就给教育的一愣一愣的。

    看向卫瑜,见自家主子已是满脸红晕,一点也顾不得她们了,便呆呆地点了点头。

    “好了,我现在要带你们主子出去一会儿,该怎么做想必你们都清楚。”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卫瑜问道。

    “有个地方想带你去。”

    “你喝了不少酒,要不要早些休息啊?”

    “你若不去,我就白装醉了。”神情竟有些委屈,看的卫瑜再说不出拒绝的话。

    临走前,对百合和银杏细细安抚一通,保证会尽快回来,这期间还要替她瞒住别人。

    看着安平公府世子爷将自家郡主拉走,百合有些不知如何是好,问银杏道:“你说,这样好吗…”

    “百合姐姐,往日都是你看的通透,今儿个就听我的一句,由着郡主去吧!”

    “真的不会出什么事吗?若叫人看见,郡主的名声…”

    银杏宽慰地笑笑,推着百合的肩膀,一边将她推进帐篷内,一边劝道:“其他的我也没想那么多,只知道此时咱们郡主是真的高兴,好久都没这么高兴过了…而世子爷,看起来也是认真的,不会不顾及郡主名声的。”

    东陵殊拉着卫瑜,一路躲躲闪闪,绕开站岗护卫走出驻区。

    口哨声响,夙雨从远处奔来,乖巧地来到他们近前,尾巴扫呀扫的像是在求夸奖。

    东陵殊先将卫瑜扶上去,自己也一翻而上坐在她身后。

    微踢马腹,夙雨嗒嗒地在原地上小跑起来。当远离了驻区,加快了马速,骏马奔腾起来。

    “冷吗?”

    东陵殊用身上的大氅将卫瑜裹了个严实,只留一双眼睛。

    “不冷!”卫瑜笑着摇摇头。她并不是第一次骑这么快的马,从前跟着赫连墨启去巡营,他因嫌自己跑的慢也会拉来同骑,但并不会顾及她是否害怕,只是一味地赶路。那时的卫瑜为了不耽误他的事情,一直是咬牙忍着,不叫一声苦。

    如今身后有着坚实温暖的胸膛,她不会再觉得害怕,前所未有地享受到了在马上奔腾的快.感。

    东陵殊见身前的人儿不老实,从大氅里身处了两只手,展开接着风还胡乱挥舞着。无奈地摇摇头,“驾——”让夙雨跑的更快一些。

    “我们这是去哪里?”卫瑜回头问他。

    “什么?”声音被风吹散,并没有听清。

    “我们要去哪里!”卫瑜仰头,在东陵殊的耳边吼道。

    被震的一皱眉,东陵殊微瞪她一眼,俯身答道:“人在我的马上,跟着走就对了!”

    卫瑜嘟起嘴,伸手去够他的脖子,拿冰凉的手伸了进去。东陵殊没有躲开,大手一按又将她按入怀里,重新裹起来。

    贴了几下,见他一点反抗也没有,便无趣地收了回来。却听他道:“手怎么这么凉,再放回去给你暖暖。”

    “不要。”若真的冰到了,她还心疼呢!

    东陵殊没有理会她的话,伸手将她的两只小手团入手心,拉到胸口暖着。卫瑜心里甜蜜,乖乖地靠在他身上。

    大约跑了一个多刻钟,东陵殊控制着马速渐渐慢了下来,踱到湖边。

    将卫瑜抱下马,放开夙雨让它自己活动。

    “这就是彭湖。”

    “彭山上的瀑布会流而下,注入的就是彭湖吗?”感觉瀑布的声音离这里不远,卫瑜走近过去,看到月光下的湖面澄净淋漓,静谧而安详。

    “嗯。”东陵殊应道,拉着她穿过野花丛,来到了一处平坦的草地间。地上的草厚厚的,再加上野花的垫衬,坐上去还软软的。他把一丛□□压倒,扶着卫瑜坐了下去,自己随意地坐在她身边,然后干脆把胳膊放在脑后,就地躺了下去。

    卫瑜偏头看了看,也学着他的样子,慢慢地躺到他身边。

    睁开眼,就能看见如幕布的夜空中,无边无际的星光闪烁明亮,缀缀点点,心神也随之开阔了起来。

    “这里不会有别人来吗?”

    “不会。”东陵殊轻声道。而后没了声音,卫瑜等了等也不见他再说话,不由扭过脸去看他。却见夜色下,他的侧脸如刀如削,一双眸子微阖,望着天空像是在出神。

    感受到视线传来,东陵殊探手将她捞进怀里,卫瑜舒服地枕在了他的胳膊上。

    “从前…我与楚昭晚上常带上两坛酒,来到这里喝个通宵,看完日出再赶回去。”

    “日出美吗?”

    “美。太阳还未出来时,彭湖就先泛了红,待到太阳从湖面升起,波光粼粼的,好像整座湖都要跟着燃起来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