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京明珠 > 第六十七章 夜宴兔风波

第六十七章 夜宴兔风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开猎宴,卫瑜抱着兔子,有些不忍地看着东陵殊先是被人一杯杯地灌酒,而后干脆抛开了酒杯直接上了坛子,大有不倒不休之势。

    其中属今日狩猎第一的武状元卫瑢灌的最凶,老远还能听见他的劝酒声。

    赫连墨启夺得第二,兵部尚书家的三公子赵椽第三,都被人围着喝酒喧闹。靖嘉帝并不在乎被这些年轻人抢了风头,成绩好的纷纷有奖以示鼓励。

    君臣同来彭谷狩猎,本就图个轻松痛快,是以男女之防不似在盛京那般看中。在夜宴上穿梭其中,说上几句话并不会被人在意,是以姑娘们也放开了许多,饮了些酒助兴。

    杜珂坐在卫瑜身边,好奇地逗弄着小兔子,开心道:“阿瑜,咱们给它取个名字吧?也不知道是公是母…”

    卫瑜听后,不带犹豫地将兔子翻了个个儿,肚皮朝上一顿拨弄,然后淡定地答道:“是母的。”

    一套动作麻利的如行云流水,直看的杜珂呆住,半晌才推了推她嗔道:“呀,你怎能…怎能…”

    “一只兔子嘛我又没有…”

    “好啦好啦,说你还上瘾了”杜珂急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抱过兔子思索道,“叫它什么好叻?”

    “小白?”

    “…不要,太普通了吧?”

    “我知道了”卫瑜忽然道,“就叫它奶糖吧”

    “奶糖?…”杜珂不解,“那是什么糖?为何要叫这个名字呀?”

    “唔…就是牛乳做的一种糖,白白的,跟它长的好像。”卫瑜支吾道。她才不会说是因为想起来了大白兔奶糖呐…

    “听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啊阿瑜你在哪里吃到的?”

    “小时候祖父外出回来带给我一次,因为时间太久了,我也不记得是哪里的了…”

    “这样啊,好可惜…”

    杜珂也不再纠结,举起兔子唤道:“奶糖,小奶糖~”

    两人玩儿的开心,还专门让下人到外面拔了些草回来喂它。

    正说着话,身后有人道:“郡主,这等山野之物,身上也不知有没有不干净的,莫要一直抱着了。”

    卫瑜与杜珂回头,眉头忍不住轻蹙了起来,说话的正是余平侯府的崔大姑娘,她的身后跟着的是崔二和崔三姑娘。

    “崔大姑娘觉得不喜,勿近过来便是了。”卫瑜不愿与她多纠缠,淡淡地回道。

    “郡主既不领情,孝荷也就不多言了。”这位崔大姑娘脾气也是硬的,贴了冷屁股脸色就沉了下去,转身离去。

    隐隐还能听到她向崔二姑娘抱怨道:“本觉得上回她在府中险些受了冲撞,想去看顾下,谁知竟是不识好人心祖母说的真对,这人不能光看门第,还得看礼数…”

    杜珂听到了,气的不行,想站起来去跟她理论理论,到底是谁不识礼数?却见崔三姑娘还站在一边没有跟着离开,两人差点撞在一处。

    “我…”崔孝芙见她们二人看过来,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犹豫一会儿才小声道“上次在府上时,谢谢你没说出是我让你喝的酒…”

    卫瑜倒没想到她是为这个来的,心里虽仍不悦,但见她既已道谢,也不愿与一个小姑娘置气,点点头道:“都过去了,崔三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到底是年纪还小,崔孝芙对杜珂怀中的兔子十分感兴趣。见卫瑜态度还算柔和,以为是不生她气了,眨眨眼道:“郡主,我可以抱抱它吗?”

    卫瑜对杜珂去了眼神,杜珂会意,虽不太情愿,还是将奶糖递给了她。

    “好软好可爱啊”崔孝芙惊喜地叫道,简直爱不释手了。

    “你不要拦住它的腰,直接将它环在臂弯里便好。”见她抱兔子的姿势不对,卫瑜忍不住指点道。

    “…这样?”

    “嗯。”

    “它好乖啊太可爱了”崔孝芙小心翼翼地拨了拨兔耳朵,笑着道,“郡主,我可以把她抱给别人看看吗?”

    卫瑜与杜珂对视一眼,心里叹道这崔家的姑娘真是一个个的都不知基本交往行则,她们关系不算友好,如何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要求?还真不会看人眼色…

    但对方既然提出了,直接拒绝未免小气,只得道:“好吧,一会儿席宴就要结束了,早些回来。”

    “嗯”崔孝芙匆匆应了一声,就抱着跑开了。

    没了奶糖,卫瑜和杜珂只有聊些别的,倒也没有影响心情。

    没过多久,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尖叫,刺的人耳膜一震,卫瑜这边不少人都向那边看去,连敬着酒的公子哥们都停了下来。

    就见一下人慌张地跑来卫瑜跟前,颤声道:“郡…郡主…您的兔子恐怕…”

    卫瑜心里一缩,急忙起身。那下人见状立即在前面带路,将她们引到事发之地。

    一路上卫瑜抿着唇,当见到她刚取了名字的奶糖此时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终是难控情绪,推开下人来在它身边,伸出手却不敢触摸…

    周围人围过来不少,都寂静着不敢出声。

    “是谁做的?”卫瑜缓缓抬头,冷声道。

    崔孝芙喏喏地站出来,解释道:“是…是我不知道箬夫人怕动物,将兔子拿给她看时吓到了她,这兔子被她摔在了地上,就…就不动了…”

    卫瑜这才看见崔孝芙旁边的站着的箬娘。

    被卫瑜眼神扫到,箬娘不禁一哆嗦,长期的地位疏遥,让她习惯性地对其产生畏惧。

    箬娘怕带毛的动物,这卫瑜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此次春猎她也来了,崔孝芙带兔子去见的人,也是她。

    当初将军府的车夫收养了一条流浪狗,无意中让箬娘看见了,惊吓的举府皆知,那狗也叫赫连墨启命人打杀了。自此将军府内再无动物。

    “发生了何事?”赫连墨启见箬娘这里出了事,走了过来。他轻柔地将发抖的箬娘搂在怀里,刚想呵斥,低头却见卫瑜正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妾身…妾身怕那兔子…”箬娘缩在他的怀中,娇弱的仿佛一吹便倒。

    “一只兔子儿子,已经死了,不怕。”赫连墨启安慰道。

    “那是我的兔子。”卫瑜冷笑道,“她将我的兔子摔死了。”

    赫连墨启皱眉,似乎有些为难,开口道:“卫瑜,只是一只兔子。你若喜欢,我再赔你一只便是。”

    “嗬,赔?一个赔字,就能轻易摔死别人的心爱之物?这只兔子对我意义重大,你要如何赔的起?”

    赫连墨启叹口气道:“箬娘怕这些,你是知道的…事已至此,你想要如何?”

    “她怕什么,与我何干?我倒还不至于费心去拿兔子吓她。”

    “卫瑜,我知你心中不悦。但它只是一只兔子,还能为了它与人置气?”赫连墨启有些焦躁,刚要再开口,却愣住了。

    他看见,面前的女子轻轻捧起地上的兔子,身形显的是那么脆弱和伤心。

    她抬起头,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绝美的面容上眼眶通红,看着是那么让人心疼。最令人心碎的,就是无声的哭泣,正如卫瑜此时的模样。

    她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垂着泪,好似断了线的珍珠,是那么的无助而孤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