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京明珠 > 第六十六章 来捣乱的吧!

第六十六章 来捣乱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卫瑜唔了两声,使劲拍拍他的手背,示意自己知道了!

    刚被放开,她就猛地转回身来怒道:“你吓死我了!你…”还想说什么,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与东陵殊是脸对脸的状态,近的可以看清他的每一根睫毛。

    “你……”脸突地红了起来,支吾地别开眼,气势陡然降了下来。

    “我怎么了?”东陵殊好整以暇地问到。

    “你干嘛把我放到树上…”

    他们两人现在坐在榕树上面的一处粗干上,周围有错落的枝条,倒也挡了个严实。

    “没人打搅,好说话。”

    觉得跟他靠的太近,几乎是紧挨在一起的,卫瑜想往旁边挪一挪,却不料枝干有些滑,身子一动竟突然往下遛了。

    “呀!…”惊慌中,身子再次被提起,撞进了那人的怀中。

    卫瑜受到惊吓,一遇到支撑物,就反射性地紧紧抱住不愿松手了。

    脸埋进他的胸前,可以闻到清爽干净的味道,心脏跳动的声音令她心安。感到后背被人轻轻拍了两下,像是安抚,却僵硬地有些生疏。

    “这回老实了吧?”声音低低的却很温柔。

    这不禁让卫瑜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回到了昭乐寺后山初遇时。他救下她,却粗鲁地将她挂在马背上,还踢了她一脚…

    记得那时候他说的话是:“老实点,别动。”

    其间过去了多长时间啊…当初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和离后的某一天,自己还能对另外的一个人这么动心。

    “…吓到了?”

    如此乖静,让东陵殊有些不安,出声问到。

    “没有…”卫瑜把头抬开,自己坐好,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道。

    “那个…”

    “那个…”

    两人同时开口,愣了一下,又道:

    “你先说…”

    “你先说。”

    “噗…”卫瑜忍不住笑出声来,东陵殊也略微有些窘迫,呆在了那里。

    卫瑜见他惯常的冷面破了裂,耳边泛起红来,不由惊奇,萌生了逗弄他的心思。

    “咳咳,你要是再不说所谓何事,我可就走啦?”

    “走?这么高的树,你打算往哪里爬?”东陵殊恢复镇定,挑眉道。

    “我跳啦!”

    “呦,胆儿什么时候长的这么肥。”

    “我真的跳啦?”卫瑜脸鼓鼓,作势就要起身,却被东陵殊一个倾身按在了树干上。

    被树咚了——!!

    卫瑜瞪着大眼,眨么眨,一脸的紧张。

    见身下的小人儿终于安分了不再乱动,东陵殊心里松了口气。想板起脸教训几句,一低头就看见那润白无暇的脸蛋上微微泛着醉人的晕红,一双水眸莹莹闪烁,好似会说话一般勾人,浓密的长睫颤啊颤的,让人直想伸手将它捂在手心。琼鼻挺致,不涂而朱的樱唇色泽柔美,娇娇滴滴的,连一向以自制力为傲的他险些就把持不住探身采摘。

    “……”艰难地直起身来,轻咳两声以掩尴尬,“咳…小心点,别真的掉下去了。”

    卫瑜心里虽嗵嗵地快要跳出来,但却抿嘴偷偷笑了笑。

    她突然发现,这位平日里总冷着脸的世子爷、少将军,在和姑娘相处上真的是好像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说正经的,你带我来这里究竟有什么事呐?”

    “找个没人的地方,待一会儿。”东陵殊答到,“平日里你身边人太多,看着太碍眼。”

    “…这么霸道哒?”

    东陵殊眼神微眯,警告地看向她。

    卫瑜却不怕。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却还不曾表明过心际,自己哪能这么容易就妥协了?

    “看来你也没什么事,那就放我下去吧!”装模作样地说道。

    东陵殊的眼神愈加深邃地盯过去,仍然不语。

    卫瑜被看的有些底气不足,一边心里直嘀咕怎么还不开口,一边还是摆出一副淡然的模样,用无辜地眼神与他对视。

    “我为何带你来,你还不知?”皱眉道。

    “不知啊?”卫瑜张大眼道。

    ——不要光看着,你倒是快亲口说出来呀!

    “我的心思如何,你也不知?”

    “当真不知啊!”

    ——说啊,说啊!你说了我就知了啊!

    忽地眼前一黑,还没反应过来,人已被搂进了温暖的怀中。

    脸蛋再次贴着他宽厚的胸膛,好似心跳声更快也更明显了,合着她自己的此起彼伏,震的脑子一片空白。

    身子被他手臂环着动弹不得,轻柔却坚定不容拒绝。

    东陵殊弯下头,将下颌轻轻靠在她的肩膀旁,低低问道:“如今,可都明白了?”

    卫瑜嗓子干涩,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得默默地在他怀中闷闷地点了点头。

    “春猎结束后,晋国来访之事又迫在眉睫。”东陵殊见她有所回应,弯了弯嘴角继续道,“等忙过这一阵了,我就去提亲可好?”

    “谁答应你啦…”

    “你这般性子,我认为不反抗就是默认了。”

    “……”卫瑜不服气地扭了扭,却争不开,“你看!明明是你在用强!”

    “嗯,不管怎样,你认了就好。”

    卫瑜看着他耍赖,心里一时五味杂陈,甜蜜与酸楚一拥而上,不由小声道:“我和离过…”

    “那又如何?是想让我去找赫连墨启打一架,给你出出气?”

    “…谁要你去打架!”

    皱了皱眉,不确定道:“可若要比文的,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他了?”见卫瑜脸上表情抽搐,又认真道,“如果你这么坚持,我也是不太介意的。”

    “……”

    卫瑜被逗的没了脾气,缓缓地伸出手回抱住了他的腰,停了两下,又不好意思地想放下去,却被一把握住拉回来腰间。

    “你还没回答我,等过一阵子,我去镇国公府上提亲可好?”

    “你先松手,让我考虑考虑…”

    “这还有何好考虑的?”

    卫瑜瞪他:“是你问我的!”

    东陵殊一脸的不情愿,犹犹豫豫地把腰间的手又握到了前面,只觉得手中的触感柔软纤弱,好似无骨一般,握住了就不想再放开。

    “你还欠我一件事呢。”

    “一件事…对了!我们还没去狩猎!”卫瑜惊起,慌张道,“耽搁了这么久,预定时间就快到了吧?”

    “总归正事办了,时间到了正好回去。”东陵殊的心头事落了地,感觉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惬意的很。

    “什么正事…我还要挑战秦楚歌的!”卫瑜哭丧着脸,“这下空手而回,一定会被她嘲笑死的。”

    “别着急。我让你赢过东陵殊好不好?”

    “…我连秦楚歌都没指望了,还能赢的过你吗?”卫瑜嘟着嘴不肯相信。

    “这个简单。”

    东陵殊抱着她跃下榕树,一吹口哨,夙雨和颖风闻声跑来。

    “把你的剑囊给我。”

    卫瑜乖乖交出背上的剑囊,刚想骑上颖风,却被东陵殊一把抱上了夙雨,他自己也跨到了她身后。

    “你做什么…被人看到了可怎么办?”卫瑜捅捅他,让他下去。

    东陵殊不为所动,伸手把她环进怀里。驱马没有往来时的方向走,而是朝着更深的树林中而去。

    “不会有人的。”

    卫瑜见他锢的牢,也就放弃了挣扎,索性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进他的怀中。这一举动让东陵殊满意地弯弯唇,伸手温柔地替她捋了捋额前碎发。

    “你要大开杀戒了吗?”卫瑜无聊地数着剑囊里装了多少支,心里幻想着出现一箭双雕、一箭扫一片的场景。

    “我敢做,你也敢看吗?”东陵殊闲闲道,并不着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