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京明珠 > 第四十四章 跑马栽跟头

第四十四章 跑马栽跟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十四章跑马栽跟头

    “世子爷也在?”卫瑜吃了一惊,心里觉得有些不妥,“这样方便吗?”

    “无碍,族兄的容雅轩离我们住的地方挺远的,而且婶母也跟他打过招呼了,他是不会来这片温泉池的。”东陵依依道,“再说族兄平日忙的很,就算来了也就是临时休息一下,我们估计连面都见不上。”

    卫瑜放下心来,点了点头。

    走下山,两人告别,卫瑜回到了自己的院落。院内植被布置雅致,错落曾叠很是好看,难得的是树干上还挂着一个秋千。

    走进屋内,里面的陈设装饰也是按照闺中女子的习惯来布置的,银杏感叹道:“郡主,这都是您喜欢的颜色啊!”

    东陵府中无女儿,这里显示是专门整理出来的,卫瑜心里对东陵依依的细心十分感激。

    “这里不用伺候了,你们也奔波一天,自去休息吧。”

    “是。”

    百合和银杏吹灭灯,只留一盏烛台微弱的光火在。

    卫瑜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醒来后,卫治已经散步回来了,加上东陵依依三人一起用早膳。

    管家亲自送了来,笑着对几位有礼道:“昨日未迎接郡主与卫老先生,还望赎罪。小的荣海,以后有什么事只管交代。”

    这位荣海管家四十岁上下,穿戴的一丝不苟,面容亲和。

    “这不怪荣管家,是我昨日不让他出现,想一个人招待你们的。”东陵依依道。

    卫治也摆了摆手道:“本是我们来叨扰,荣管家不必多礼,随意些就好。”

    “几位能来,是别庄的荣幸。”管家亲手为几人布上了菜品,介绍道:“这款蟹黄酥是我们夫人和小公子最喜欢的,请看看合不合胃口。”

    “蟹黄酥!”东陵依依叫道,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块,幸福地眯起了眼睛,“河内名产,可想死我了…”

    见其他人都在看自己吃,东陵依依不好意思地指了指,推让道:“吃啊吃啊,都尝尝!”

    卫瑜拿起一块咬了一小口,只觉得又咸又甜的很奇怪,心下想的不知为何竟是东陵殊一定不爱吃这种东西…

    看了眼祖父,见他也放了下来。

    一时间只有东陵依依吃的香。

    “这蟹黄酥很多河内外的人吃不太惯,只是拿出来尝一下。”管家笑着道,又一招手,上来了一笼汤包。

    盖子一掀开,就有浓郁的肉香扑面而来,白色的蒸汽冲起。配着豆腐羹,这才是盛京城中最常吃的早点。

    饕餮过后,管家问到:“今天依小姐和郡主准备做什么?小的也好去安排一下。”

    “听说这里有个马场?我们想去跑跑马。”

    “这个简单,一会儿就派人领您们过去。”管家点头,又问卫治道:“卫老先生呢,可要一同去马场?”

    “都一把老骨头了还跑什么马,你们不必管我,我就在屋内看书。”

    “是,那午饭会送到您屋内。”

    万事荣海管家都安排的周到细心,根本不需要操心。

    卫瑜与东陵依依回去换过装束,随着引路的家仆来到了马场。

    山上的马场不同于一般地方,草地上的积雪都被清理掉了,虽开阔却坡度起伏,一眼望不见尽头。

    几匹骏马悠闲地在远处啃着草皮,见来人了只是抬头朝这边看了眼,复又低头专心地吃了起来。

    “马厩就在前面。”

    又走了一段距离,才看到两排木房子整齐地出现在视野中,隐约可听见嘶鸣声从里面穿了出来。

    “这几匹都是温顺的老马,可以挑选。”掌管马场的马倌介绍道,“再往里是西边刚送来的烈马,爷还没来得及驯服,依小姐和郡主最好不要靠近,小心被伤到。”

    “烈马啊,我们去远远的瞧一眼,不靠近可好?”东陵依依眼睛一亮,跃跃欲试道。

    “这…爷有命令,那里没有吩咐不得进入…”马倌显得有些为难。

    看见东陵依依有些遗憾,卫瑜劝道:“算了依姐姐,我们还是听人家的规矩吧。”

    “嗯…那我们就在这里选马吗?”

    “是的,这里的马您随意挑选。”

    东陵依依显然对这些温顺的老马有些兴趣缺缺,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

    卫瑜摸了摸最近的一匹看起来很普通的棕色马,忽见它右后腿有一处疤痕从腿根一直延到小腿,不禁有些奇怪,问到:“这匹马为何会有伤?”

    “回郡主,这里的好些马都是从战场上退下的,爷不忍它们被食掉,便把它们养在了这里。”马倌揉了揉棕马的鬃毛,马儿亲昵地拱了拱他的胳膊,“这匹马当初被人用刀刮倒,一条腿差点就救不回了,还是爷回来后亲自照料给养了回来。”

    听后,卫瑜心里一暖,看待这些老马的眼光都不一样了。原来它们曾经都是西北军奋勇的一员,有着光辉的过去,值得被人好好照料过完余生。

    “世子爷仁心…”卫瑜真心感叹道。

    赫连墨启的东南军中,为了不拖累部队,对于这些老弱的伤马都是杀掉慰补士兵的。

    “嘿,这些都是我们的战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谁也不愿舍弃它们的。”马倌憨憨一笑。

    “战友?你也是…”

    “小的也是从西北军退下的,回到家乡一看亲人们都不在了,又留了一身旧伤难以维持生计,爷便收留小的在这里养养马。”

    卫瑜向他认真地微福礼道:“大瀛有劳你们了。”

    “不敢!郡主不敢!”马倌噗通跪下,磕头道,“当兵的就该上战场杀敌,这都是小的该做的!郡主这真是折煞小的了!”

    “请起吧。”卫瑜道,“我也进过军营,知晓将士们的艰苦。”

    一句话,竟让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红了眼眶。

    “哎!”马倌起身,继续为卫瑜引路,“郡主您选着,选好了小的替您牵出来。”

    “我的骑术不精,你就帮我选一匹最温顺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