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京明珠 > 第二十七章 双双惊才献

第二十七章 双双惊才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竹叶梭梭,翠林下的两人面对着静静站立。

    风有些大,卫瑜拢了拢披风,拨开吹到面颊的散发。

    倏而感到外部平静了下来,转头看去,东陵殊不知何时站在了后面,身形挺拔笔直,挡下了不少风。

    卫瑜将头发别到耳后,淡淡开口道:“世子爷,方才的话…不再说清楚些吗?”

    东陵殊抿嘴静默,眼眸深邃,可以映出卫瑜锁住的秀眉。

    “卫姑娘想知道什么?”

    “我想我应当知道整件事件的始末。”

    “袭击你们的刺客,已查明是晋国人。至于他们的目的…”东陵殊顿了顿,看着卫瑜道,“此事我已写信给叔父,他会进一步关注。”

    “可与阿秀有关?”

    “并无直接关系。”

    “东陵殊!你别真当我傻…”卫瑜见他仍不开口,略有些气恼,“那晚你说的话,还有方才对阿秀的口气,分明就是有关系!你答应过要给我一个交代的!”

    东陵殊向前逼近几步,低下头,可以数清她长长的睫毛,开口的热气让卫瑜一个战栗:“我答应过你,就会查清晋国细作。公主的事,我也承诺过他人就此放手。”

    “那人是谁?阿秀的皇兄…是大皇子?”卫瑜追问道。

    “你不要乱猜。”

    “难道…难道是王轶之?”卫瑜声音有些不稳,刚说出来就拼命摇头,“不会的,不可能是他…”

    “卫瑜。”东陵殊皱眉,“伤你之人的确是晋国人,与公主并无关系,你不要多想。”

    “既如此…是卫瑜失态了。”见他如此坚持,卫瑜渐渐平静下来,轻声道。

    明明是有事的,为何不能告诉她?

    就因为那人是阿秀,他就要这般维护包庇吗?

    她只是想知道真相,不想每一天再过的不明不白而已。

    不知为何想到从前赫连墨启对箬娘的保护,每一次都轻易地将卫瑜推到了对立面上。

    明明这次东陵殊选择替更亲近的表妹拦下错事的做法无可厚非,但卫瑜还是突然眼眶酸酸的,好像在任何选择上,她都是被放弃的那个。这种被抛下的感觉让她浑身冰冷,仿佛又坠入了寒池中,曾经有过的卑微与无助让她自我厌弃。

    轻轻吸了吸鼻子,她不想再留在这里,不想再看着这个人说着自以为是的话了。

    转身离开。

    手腕却被拽住。

    “你不信我?”东陵殊低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信…你放手吧…”

    卫瑜使劲抽了抽手,发现被禁锢的一动不动。

    “我说我信!你还不快放手…”

    “那为何哭?”东陵殊捉的更紧,眉宇不展。

    “我没哭!不用你们管!放手!放手啊…”

    “郡主!”银杏就侯在不远处,听见动静跑来,见东陵殊紧紧拽着自己郡主,不由惊怒,“世子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家郡主!”

    小团子有些被吓住,肉肉的脸皱成一团,见阿姐掉泪,自己也跟着哭了起来。

    东陵殊被闹的有些头大。

    终是放开了卫瑜,低下身去轻哄小团子。

    卫瑜得了空隙,急急向后退了几步,手腕隐隐作痛,想必又是红了一圈。

    匆匆一福礼,转身拉着银杏向前院走了去。

    “郡主…你这是怎么了?”路上,银杏焦急地问到。

    卫瑜不吭声,摇了摇头。

    快要走到人群时,停了下来道:“看着可还整洁?”

    “嗯!”

    “走吧。”

    到了人前,又是那个举止得体的盛京明珠。

    其余几组都已回来,正坐着闲聊。杜珂见卫瑜来了,冲她笑着招招手。

    “咦,怎么世子爷没跟你一起回来?”

    “不知…”卫瑜呐呐道,“可能有事吧,你们可以先开始?”

    院中姑娘们已翘首以待了许久,时刻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秦楚歌看了卫瑜一眼,没多问,起身来到亭前道:“这次抽签的组合本就图个新奇,一来为欢迎新成员的加入,二来也是缓解下方才的考核气氛。文会本就是一放松的场合,诸位姑娘切莫拘束,畅心玩赏才是。”

    有婢女支起木架,上面竖着铺好纸张。

    “楚歌有幸负责画作这一项的审核,看到了不少精妙的作品,受益匪浅。趁此机会,与萧世子一道完成一幅游园图,以纪念今日我们的一聚。”

    说着,冲萧澹点了下头。

    萧澹笑着上前。略一思索,提笔淡墨铺就背景,寥寥几笔庭院深深雕栏亭阁勾勒献形。

    秦楚歌在一旁看着,随即出手细描,少女纤细的美态跃然而上,动作神情不一,有赏花的,有低头交谈的,或娇羞或活泼,生动灵现。另一处,还不忘加上公子们举杯对饮的情景,其中一人模样正起身高谈阔论,让人一眼就想到了常晔。

    常沫好笑地冲自家哥哥挤挤眼睛,见他还一脸自豪之色,瞬间就看不下去的别开了眼。

    萧澹与秦楚歌几乎同时收笔,众人看着融合着截然两种画风的游园图,却并不觉奇怪。写意柔和的背景上,人物刻画精细,更显立体。

    有掌声响起,秦楚歌最终写上落款:正元二零年,德雅初试上。

    二人签上名,并盖上了随身章。

    婢女将木架抬到亭外阶旁,以便人们观赏。

    下面,杜珂与卫珩表演了即兴对诗,两人诗句巧妙,反应又快,引起一阵阵的叫好。

    这些句子自有专人在一旁记录,也作为德雅文会的传本保存下来。

    最后杜珂以一句之差落败,立马不依道:“姐夫也不知道让让我,真真把人逼到脑尽!”

    “阿珂的才学某早就领教过,万不敢大意。”卫珩笑道。

    “阿珂你放心,回去我帮你向嫂嫂告状。”卫瑜接道。

    “好姑娘,交给你了!”

    一时众人又笑作一团。

    接下来,常沫与沈华懿古琴对奏反响也甚好。沈画书用琵琶伴奏,常晔别出心裁地舞了一套剑,招式如何不得知,但华丽丽地倒也好看。

    轮到卫瑜了,她抬眼看去,见东陵殊已抱着小团子坐在了一边,小团子的情绪也恢复了过来,几次鼓掌跟着那帮公子哥一起叫好。

    接收到她的视线,东陵殊看了过来,神色淡淡,像是在等着看她如何收场。

    原本卫瑜在多次自我安慰下已经想开了许多,反正不愿说的也逼不出实话,她也不能强求别人在做选择时将她排到前位。日子总归是自己过出来的,不把俗事看的太重,不把自己看的太重,心里不存有太多的奢求与期望,也就不会有太多的失望与不甘。

    既已知道端倪所在,不依靠他,自己也一定会想到办法查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