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京明珠 > 第十八章 郎从窗际来

第十八章 郎从窗际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丑时,万籁俱寂,卫瑜被几声有节奏的敲击声吵醒。

    “…百合?什么声音…”

    没有回应。

    “百合…百合?”卫瑜不悦地睁开眼,困倦地起了身。

    “咚—咚咚——”

    敲窗户的声音!

    “百合!”卫瑜有些害怕,睡意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还是没有人进来。

    “咚咚咚——”仿佛听到她的喊声,敲窗的声音更急促了些。

    卫瑜为自己打了打气,走到窗边,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扇。

    “唔!——”嘴巴立马被堵住,惊魂未定,挥舞的双手也被有力地禁锢住,卫瑜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被圈在了那人怀里。

    “嘘,别出声。”低低的声音从耳边清晰传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醇厚好听。

    卫瑜觉得有些耳熟,努力侧头看去,如玉雕琢般俊致的脸近在咫尺,甚至可以看见他长长颤抖的睫毛。

    “唔…唔唔…”

    “不叫人?”

    “唔!”

    卫瑜被松了开,立马往屋里倒退跑了好几步,压着声音惊怒道:“东陵殊!”

    轻松地横坐在窗栏上,挑眉:“是我。”

    “你为何深夜闯我镇国公府,不怕被发现吗!还有…你把我的婢女怎么了?”

    东陵殊老实的一一回答:“我找你有几件急事要问,夜闯打扰实属无奈,还请卫姑娘包涵。”

    “当然怕被发现,不然为何会堵住你的嘴?”

    “至于你的婢女,只是被武子暂时迷晕了,明早自会醒来。”

    卫瑜看着他淡定自若的模样,不禁产生了一种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感觉…

    “不用紧张,我不会进你房间的,问过几句话就走。”

    “我不紧张…”卫瑜又退后几步。

    “哦?那我…”

    “你也不许进来!”卫瑜怒。

    东陵殊失笑,顿时窗口生莲,满夜璨华夺目耀眼。

    时间紧迫,东陵殊也不再逗她,开口问道:“那日你们为何会走那条后山小路从昭乐寺离开,而不和其他府上一样走往常的大路?”

    卫瑜眨了眨被闪瞎的眼,见他果真在问正事,也不隐瞒:“是接待我们的小师父说,后山正花开,因人少长的格外茂盛,值得一看。后来我和公主无事,就想顺路看看,从后门出去时还有两位小师父为我们指了路。”

    抬头,见东陵殊正像看傻子一般看着自己,不禁脸一红,如今细想来也觉得太放松警惕了…

    “佛诞日那么多家来颂福,见后山就你们两辆马车,也不觉得奇怪?路不对不知道返回去?”

    “当时…当时注意力不在外面,并未发现路上没人…”

    “不看花,那还去什么小路!”东陵殊口气有些冷硬。卫瑜感觉自己像个犯了错被教训的孩子,无精打采地垂着头,泼墨般的长发未束,直直地散在身侧,在夜光下看着乖巧宁静。

    东陵殊还没有教训够,卫瑜却突然反应了过来,明明是那人无理私闯入府,自己为何要巴巴地站在这里挨训?

    立马气势就足了,仰着脖子回嘴道:“那刺客既是有准备而来,必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就算我们不从后山走,想必他还有别的安排!”

    “咦?还不算很蠢啊…”

    “东陵殊!”

    “嗯。”东陵殊已把想知道的事情理清,“看来我想的没错,昭乐寺的那帮和尚已不干净,这网铺的…还真是大…”

    “你知道那些刺客的身份了?”卫瑜怒气还没发出来,就成功地被转移了注意力,憋的有些内伤。

    “还不能最终确定,但十之八九是晋国派来的。”东陵殊轻哼一声,星眸中闪着不屑,“仗打输了,打着受降的旗号偷偷带进来了一串见不得人的尾巴,也就这点本事。”

    “晋国?!”卫瑜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上升到了两国层面上,不由担心,“那是奔着阿秀去的?对了她可平安?”

    “她没事。你还是好好担心下自己吧!”东陵殊看着卫瑜意味深长。

    “怎么?”卫瑜疑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真觉得自己是凑巧受了无妄之灾?”

    “不然呢!”卫瑜气他说话不说全,总让人摸不到头绪,“那日阿秀出了马车后,刺客并未再追着过来,这不是说明目标不在我?”

    “你以为那日我若赶不到,你还能留着命?”

    卫瑜回想起颠簸的马车和狭窄的路面,两边粗壮的树木之间离的极近,若就这么跳下去,就算不扫进马车轮下,也会凭着惯性撞在树上头破血流…

    神色露出了一阵后怕…

    “那…那也说不定是冲着你去的!毕竟是东陵家的西北军大败晋国,拿着你的弟弟出气也是有可能的…”卫瑜脑洞大开,自顾自地分析着,抬头又见东陵殊面上出现和方才一样看傻子的表情,渐渐地住了嘴…

    “你放心,不管目标是谁,我会查出真相给你个交代。”墙外武子信号传来,东陵殊不再多言,轻巧地跃下窗台。

    卫瑜见他说走就走,一时没多想地追到了窗台边,双手扒在上面叫住他:“哎!你等下…”

    东陵殊回头。

    “那天多亏你救了我,还不曾好好道谢…刺客之事,若有能帮到忙的,可以随时来问我。”

    “无妨,幸好出了手,不然倒搭进去了个弟弟。”

    “……”

    “对了,你若有时间可以去探探公主的口信,宫里防备太严,我摸不进去。”

    “……”

    卫瑜突然就什么都不想做了。

    “啪——”花盆摔碎在地的声音,在夜里十分的清脆响亮,不远处传来巡逻的脚步声。

    “哎呀,真不好意思,不小心碰掉了花盆,护卫或许该来了吧!”

    “……”

    脚步声逐渐清晰,越来越近。

    东陵殊最后看了一眼拄着胳膊笑的满脸真诚的卫瑜,唇角勾出了个不明的弧度。

    “走。”

    有些仓促地跃上墙头,墨衣一闪而过,跟放信的武子急步躲了开。

    第二日清早,百合匆匆进来时,卫瑜已经穿着里衣坐在梳妆镜前发了好一会儿呆了。

    “郡主!奴婢昨日也不知怎的,睡的特别沉,这下来迟了…”

    卫瑜不愿多提这件事的原因,摆了摆手:“无碍,是我睡不着就起来了。你昨日也受了惊,难免觉得身子累。”

    洗漱完毕,随便用了些早点,卫瑜就收拾着去了父母的院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