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嫁皇叔 > 168:现在是讨论颜值的时候吗

168:现在是讨论颜值的时候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逸疏要做什么,顾清仪虽然不能猜到十成十,却也有七分,怕是要借力打力,祁县的县令胆小,紧闭城门不出。
  
  但是若是有朝廷诏令呢?
  
  不迎战那就是违背朝廷命令,就可以正大光明把他换了。
  
  如果换作她的话,肯定不能在这样危险的形势下,就在眼跟前放个怕死无能的人。
  
  这些事情都有阿兄去操持,顾清仪最要紧的就是盯着坞堡的工事,洪茂这次交易带回来不少粮食,这让顾清仪心里的压力又松缓了些。
  
  只要胡人打不到晋阳,铜鞮,鹘州就还是安稳的。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铠甲。
  
  行军打仗不能穿一身布衣就冲上去,那死亡率就非常高了,为了保护将士安全才有了铠甲。
  
  现在比较流行穿筩袖铠、黑光甲、明光甲、两当铠、锁凯等甲胄。
  
  不说别的,就说筩袖铠在南史中记载:二十五石弩射之不能入。一石一百二十斤,二十五石多少斤?
  
  三千斤。
  
  筩袖铠坚硬无比,据说是用百炼钢制造。据记载百炼钢最早出现在东汉,春秋时期就有了炼钢技术。
  
  将发明的铸铁脱碳钢、钞钢和薄钢片反复折叠锻打的百炼钢技术,即便是现在农村地区还在使用这种办法。
  
  用这种钢制造铠甲,无疑要比铁甲精良,就是太费功夫了。
  
  从质量看,筩袖铠无疑很优秀,但是从时间看这一项就得暂时取消。
  
  除了时间成本之外,顾清仪还缺少精铁,坞堡是有铁,但是顾家又没有铁矿,铁这个东西全靠买,数量上自然会受限制。
  
  主要是大晋限制铁的销售,便是要买也得偷摸着买,所以很麻烦。
  
  没有路咱就另开辟一条路,毕竟除了铁甲钢甲之外,还有一种纸甲世人很少知。
  
  纸这种东西一般人的印象中是十分脆弱的,一戳就破,但是中国历史上有很多有智慧精于制造的前辈,就有人发明了纸甲。
  
  有典籍记载纸甲最早出现在南北朝时期,但是真正的用于武装军队却是从唐朝开始。
  
  《唐六典》中就明确详尽的记述了唐朝十三种常见的铠甲,而纸甲就赫然名列其中。
  
  “襞纸为甲,而劲矢不可透。”
  
  能够抵挡劲矢的射击,可以看出纸甲的防御性能还是非常优秀的。
  
  宋朝时朝廷就曾专门打造三万副纸甲用于更新北方边境部队的军队装备,可见纸甲的可用性已经比得上铁甲,作为正常军用替换物资,那必须得质量过硬。
  
  不然士兵们穿着上战场,那不是白白送人头吗?
  
  顾清仪脑子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了,从角落里拖出这段纸甲的记忆,还是曾经跟着朋友参观博物馆时被她强行灌输的知识。
  
  纸甲的优点很多,第一就是比铁甲更为轻便,打起仗来盯着几十斤的铁甲能跟穿着几斤纸甲的人进行长时间的比拼吗?
  
  体力的消耗,有时候也是制胜的关键。
  
  再有一个非常重要,尤其是对于现在的顾清仪来讲那就是省钱。
  
  要特别感谢爱科普的唠叨好友,曾经的唠叨倒成了她现在的救命稻草,如果知道有一天会穿越,这样的朋友就该多交两个。
  
  多多益善。
  
  纸甲的工艺还真的没多少科技含量,主要原料就是普通的纸张和布料,先将纸张与少量的布料折叠到一定的厚度,然后用锤夯实。如此往复之后,最终制成三寸左右的厚度,再通过裁剪与拼接,从而得到坚固的铠甲。这种铠甲可以抵挡弓箭、劲矢,据说浸过水后连火铳都能抵挡一二。
  
  纸,不缺,她有纸坊。
  
  布也不缺,她有染坊。
  
  裁剪拼接的绣娘也不缺,她有绣坊!
  
  什么叫天秀之子?她就是!
  
  哦,你要问纸甲有没有缺点?
  
  当然有,怕火!
  
  可现在还是冷兵器时代,热武器还没发光发热,所以不怕。
  
  顾清仪是个行动派,说做就做,敌人就要打到家门口,自家的部曲尤其是后来新招的还没铠甲护身,这怎么打仗?
  
  有命才能打仗,顾清仪亲自去了纸坊,当然鉴于她手工作业的速度堪忧,她动口林元青的儿子林岩动手。
  
  林元青还要准备木材修建坞堡,自然是无法分身,但是林岩这小伙子聪明,比他爹还灵活几分,顾清仪说的仔细,林岩脑活手巧,二人配合之下,几次试验休整,第一天就有了点小模样。
  
  纸坊不缺纸,将纸捶轮,叠成三寸厚,一定要夯实,做好之后每方寸还要钉四个钉子。
  
  锤子击打钉子的声音都是那么悦耳,虽然这第一遍做的有点粗糙,看上去有点惨不忍赌,但是确实硬度跟厚度都达到了,就是手艺还不熟练,所以外形不太好看。
  
  顾清仪心中很是有些激动,林岩更激动,接下来裁剪制甲的活儿的就不是他的了。
  
  钟自珍早就带着绣娘在一旁等待,顾清仪对于铠甲见过没做过,这个东西光眼睛看过还不行,还得是有缝制手艺的人才懂得尺寸与形状的剪裁。
  
  但是顾清仪怎么做的呢?
  
  让人把她阿兄的铠甲拿来,照葫芦画瓢嘛!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顾逸疏知道自己的铠甲被妹妹分尸后,听说他阿妹在做什么纸甲,惊愕之下觉得简直是胡闹!
  
  纸做的铠甲?
  
  这种东西怎么能挡住敌人的长枪刀剑,那不是一戳就透?
  
  顾逸疏虽然知道阿妹十分靠谱,但是天才也有犯傻的时候不是吗?
  
  不行,他得去看一眼,虽然他的铠甲被分尸了有点心疼,但是阿妹要做的事情他也拦不住,她开心就好,不就是一副铠甲,他再买一个就是。
  
  虽然有点困难,也不是买不到。买成千上百不容易,但是买几副还是可以的。
  
  心里还想着多买几副,万一阿妹分尸没过瘾,他还有存货供给她。
  
  就这样想着,顾逸疏往匠坊走,半路上遇到了郑桓。
  
  这可真是稀奇,这位研究天文入了迷,除了得了战事的消息出来一趟,然后又闭门不出。
  
  “元洲,你怎么在这里?”顾逸疏上前一步笑着开口,这位可是妹妹顶看重的人才,必然要好好的供起来。
  
  郑桓脸上的神色有点纠结,但是还是很痛快的开口,“我听说清仪妹妹正在研究什么纸铠甲,心里有些好奇,想要去看看。”
  
  因为郑桓站到了顾家的大船上,顾逸疏跟他的关系突飞猛进称兄道弟,于是对顾清仪再称女郎就太见外了,郑桓就顺着顾逸疏叫一声妹妹了。
  
  “我正要去,咱们一起。”顾逸疏立刻爽快的开口,边走边说道:“我也没见过纸甲,清清就是爱胡闹,满脑子奇思妙想,有时候让人哭笑不得。”
  
  听到顾逸疏这话,郑桓可不认为对方是贬低自己的妹妹,当他听不出来吗?
  
  这分明是炫耀!
  
  但是不得不说,清仪妹妹的想法有时候真的是让人觉得很惊艳,尤其是上回她说的浑仪,最近他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但是很困难。
  
  清仪妹妹的想法很好,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很有难度,这让他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笨了,时常怀疑自己的智商。
  
  现在她又弄什么纸甲,郑桓决定去看看,想要安抚下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俩人先去了纸坊,才知道顾清仪等人去了绣坊,二人又赶到绣坊,一进院子就看到里里外外全是人,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院中摆着一个用来裁剪的大桌子,上面摆满了厚厚的纸张,只是这些纸张很奇怪,像是被暴力捶打过的样子,而且看上去皱皱巴巴,上面还钉了很多铁钉,好不可怜。
  
  这么厚的纸张,剪子是剪不动的,二人就看到两位绣娘拿着一柄有些奇怪的刀正在割纸。
  
  顾清仪抬头看到二人,就抬脚走过来打招呼,“阿兄,郑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听说你在弄什么纸甲,我们来看看。”顾逸疏一眼就看到自己被分尸的铠甲堆在一旁的桌子上,看上去惨不忍睹。
  
  顾清仪看着哥哥的神色,立刻说道:“阿兄放心,回头就把你的铠甲恢复原样。”
  
  “这都是小事,你开心就好。”
  
  郑桓:……
  
  不是,若是平常就算了,的确是小事一件,但是现在大战当头,铠甲那是保命的东西啊。
  
  对于无脑哥哥纵容妹妹的行为,郑桓有了一种更真切更直观的感受。
  
  当初定北王跟顾家退亲,听说清仪妹妹在顾家门口将定北王的脸摁在地上摩擦。
  
  现在他终于知道清仪妹妹哪里来的胆气。
  
  有那么一丢丢,郑桓忽然有点同情皇叔啊,这么凶悍胆大还有娘家无脑纵容的未婚妻,一般人真是驾驭不住无福消受,皇叔威武。
  
  顾清仪看着郑桓的神色嘴角抽了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是她总觉得脚底板发凉。
  
  但是很快的郑桓就没时间想别的了,听了顾清仪讲解一番纸甲,顿时大感兴趣,这东西要是真的能造出来,那绝对是好东西啊。
  
  郑桓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上手一看,立刻就能看明白纸铠甲中间的褶皱能缓冲箭矢刀枪带来的伤害,但是具体能抵挡多少,还要看做成后的实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