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种 > 第50章 真相

第50章 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柔妃这几日在宫里思过吧!”
  
      柔妃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她猜到自己的权利会被收回去,可是等到皇上亲自说出来,她的心还是感觉很冷。
  
      这是在宣告皇上不信她,不信她的人,也不信她会成长起来,管理好后宫。
  
      柔妃顿时面如死灰,这次下手的人真是越快越狠!
  
      贤妃还有一个月禁期,云妃怀着四个月的身孕,柔妃出了事……荣嫔和诚嫔也都被连累!
  
      这后宫诸事……现在连一个主事的主位都找不到了。
  
      是太后掌管还是放贤妃出来?
  
      又或是晋人位分,让功过相抵的荣嫔主持?
  
      楚妍微微扫了荣嫔一眼,这件事就算不是荣嫔谋划的,荣嫔定然也会知情,否则刚好救了公主,皇帝和公主等外人可能相信她的无辜,但是身在囹圄的柔妃和楚妍不得不怀疑。
  
      尤其是楚妍,几乎已经笃定了一般。
  
      柔妃紧扣手指甲,她心里将贤妃列为第一怀疑对象!
  
      贤妃在宫中经营多年,这点控制还是有的,既让公主恶了云妃和即将出世的孩子,又给她出来重掌后宫的机会,还将最受宠的诚嫔和荣嫔拉下了水!
  
      皇甫晋又看向荣嫔:“这件事荣嫔好好查!”
  
      荣嫔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喜色。
  
      让她去查,若是查出结果,她掌管后宫的可能性无限增长,更重要的,这是皇上信任她的表现。
  
      “至于诚嫔,也回去思过。”
  
      只是思过,众人神色复杂,皇上也信任诚嫔无罪吗?
  
      “其余的,也都跪安,这些天也少在后宫蹦跶!”这后面的话显得有些严厉起来。
  
      众人心神一紧,皇上的语气是很不待见她们!
  
      一屋子的人在片刻间就散去。
  
      楚妍离开时,忍不住去看皇甫晋一眼,谁想皇甫晋口中在和大公主说话,却是没有收回退去妃嫔身上的目光。
  
      楚妍这一看,正好碰了个正着。
  
      皇甫晋看了张怀忠一眼,张怀忠在楚妍收回目光退下去后,带了一物也跟了出去。
  
      各宫妃嫔纷纷离去,高宝珠一直跟着楚妍,出了柔福宫,两人便岔道了。
  
      她在楚妍身边嗫嚅:“诚姐姐,皇上一定会查清楚的,你……不会有事的。”
  
      楚妍微微一笑,在这些人都恨不得离她越来越远的妃嫔,高宝珠这话语倒显得格外慰藉。
  
      要知道这两月来,作为第二宠嫔的她,还有常有人和她套近乎。
  
      “没事的,才人要好好照顾自己。”楚妍温和地说道。
  
      高宝珠有些难过,可还是痛快地点点头。
  
      “诚姐姐也要放开心,姐姐这么漂亮,皇上一定舍不得姐姐的。”
  
      楚妍一听立刻敲她的头:“你这嘴,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记性!这话,你也敢这么说!皇上圣明天子,凡事都不能轻下定论。”
  
      漂亮?被皇帝听到,可不就显得皇帝好色?
  
      虽皇帝对后宫的确重美色,可是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她少不得让皇帝冷上几日,而高宝珠只怕会得个编排圣上的罪名,可是大罪!
  
      高宝珠闷声道:“我知道了……这不是没其他人吗?”
  
      楚妍有些叹气,这宝珠,若一直这样,迟早会惹事!
  
      安抚几句,让高宝珠先走了。
  
      楚妍看不到高宝珠背影,她正欲转身走,张怀忠突然从拐角冒了出来。
  
      “娘娘吉安!”
  
      楚妍自然知道张怀忠的存在,刚才高宝珠的话语虽然有些大胆,但是做奴才的,这样的话就算听到了,也不至于禀报皇上。
  
      楚妍立刻露出惊讶之色,说道:“公公什么时候出来了?”
  
      张怀忠说道:“皇上让奴才和娘娘说一句。”
  
      楚妍立刻露出疑惑之色,张怀忠说道:“让娘娘安心,皇上和娘娘说过的话,总是算数的。”
  
      楚妍一怔,皇甫晋和她说过的话?
  
      张怀忠送上一物,楚妍将其拿在手里,已然想到了。
  
      “其实是朕愿意信任你……所以,以后啊,诚嫔别做让朕为难的事好不好?”
  
      那时候真是细雨柔情,叫人好不幸福!
  
      她只要不做什么,他就信她?
  
      真是美丽的承诺,那时候信,这时候似乎也信,可是未来……楚妍根本不放在心上。
  
      “皇上放心。”楚妍柔柔地说道,她此时充满了感激。
  
      张怀忠点了点头,重新退回宫里。
  
      楚妍紧紧篡着一个“诚”字,或许很多人觉得这时候皇甫晋还会给她写个字,已经是天大的福气,只是这对楚妍来说,反而让她觉得讽刺,让她很厌恶这个字。
  
      她从来就不诚!也不需要诚!
  
      楚妍一直心如止水,这时候因为这一个字就产生这一世上从未有过的厌恶,这让她有些慌了。
  
      就是与她有仇的赵贤妃,总是和她过不去很讨人厌的楚倩,她都没有厌恶过,可是她现在却讨厌一个愿意信任她的人,这很不正常!
  
      越想,楚妍的步子越发急。
  
      身后的人只得加快脚步,墨兰若是不跑只怕还跟不上。
  
      等到一回到宫里,她就将人都撇在门外,然后坐在凳子上不停地给自己倒水喝。
  
      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墙上,当扫到挂在墙上装裱的‘敦伦尽分闲邪存诚’八个字时,楚妍站起来将其扯下来,就想将其撕毁,可是理智战胜了情绪。
  
      撕毁了它是大罪,还会让他怀疑!
  
      颓然地将这副字扫到地上,然后抚摸着额头闭上眼,感觉还不自在,将瓶子摆放的绿植抽出,开始编织知了。
  
      也就这样能让自己平心静气了。
  
      编织过后,楚妍叹了一口气,重新将这幅字捡了起来,并将其卷了起来。
  
      给这副字用红绸绑住,然后将其收入梳妆台下的宝柜之中。
  
      若是他人问起来,她只会说,这么珍贵的字,她需要好好珍藏,舍不得它落了一丝灰尘。
  
      ***
  
      当天浅睡,第二日,楚妍只觉头重脚轻,晕沉得厉害!
  
      楚妍咳嗽了几回,墨兰便要去给她请太医。
  
      楚妍立刻拦住了,说道:“不要请,我这才第一天被禁足,就传出生病的消息,到叫别人看了笑话去。”
  
      墨兰见楚妍那么坚决,不敢反抗,便只能用无比忧虑的目光看着她。
  
      楚妍这具身体一向很好,今日倒是她来到这世界第一次生病。
  
      她没有将这点不适放在心上,反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摆弄着香料和胭脂,又安安静静地看看诗书杂记,这一天也就过了,这一天,荣嫔并未查到什么线索。
  
      第三天,楚妍的头通加重,甚至还起不来了。
  
      墨兰当即就慌了,嘱咐青竹照顾好楚妍,就去请太医。
  
      偏偏楚妍还是不准,墨兰一天都难有个舒心的表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