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种 > 第1章 楚妍其人 修

第1章 楚妍其人 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康定六年春,浴佛寺。
  
      正是一年好风景时,浴佛寺车水马龙,看景的,求签拜佛的,思/春的少男少女也都来了此地热闹热闹。
  
      楚妍刚刚气走所谓的‘妹妹’,然后抽噎起来。
  
      “真是上个香也不得安生。”楚妍心中叹道。
  
      自从楚妍父母在江南县城病逝,祖父母也是早亡,所以孤女只得回了本家宗族。
  
      后来作为楚家宗族最为出息的一脉,也就是十年前中过同进士的楚南山将楚妍接了回去。
  
      一开始楚南山外放到裕丰这个贫困县做县令,后来努力六年,终于升迁为余同府的六品道台。
  
      楚南山是回族祭祖后便将楚妍带走的,当然,带走的还有大量财产。
  
      原来是楚妍父亲临死前给了她留下六家出息不错的铺子和五十亩良田,以此作为她的嫁妆。而其余的产业和家财,她的父亲主动将其交给了族里,然后请求族老看护楚妍长大出嫁。
  
      楚妍的父亲是青盐巡检,官不大,只有八品,不过却是实权肥缺。
  
      青盐天下闻名,稍微富足的人家都需要青盐漱口,有些包装的细腻青盐可以卖出二十两以上。
  
      利润驱使着诸多人的冒险做起了私盐行当,而作为青盐巡检令就是稽查私盐。
  
      楚妍的父亲楚恒只是沿海四县巡检,这个王朝越是偏远之地,这一行当越是浑浊。这样一来,官盐和私盐相互勾结是无可避免的事,这里面有他们的潜规矩,不懂规矩的,官往往做不了多久。
  
      楚恒不是迂腐之人,更不是什么嫉恶如仇的好官,他所在意的,是将官稳稳当当的做好,然后家里过得舒舒服服的。
  
      于是,官盐私盐相互买卖,谋取大量的利润,楚恒除了上缴一部分给知县知府等现管衙门,剩下的自然留用家里。
  
      从上任到去世短短六年,他就积累了近十万的家财,所以,楚恒不过一个举人,哪怕官小,可日子却比楚南山过得潇洒多了。
  
      楚恒没有儿子传承,虽不大看得起楚妍这个女儿,但终究是自己唯一血脉,他在临死前也会为这个女儿好好打算一翻。
  
      他这般打算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楚妍一介幼女,而楚家偌大的家财,她根本护不住。所以他主动将家业送入宗族,让楚妍得到宗族庇佑,是为良策。
  
      往年宗族长老常常得到楚恒孝敬,对楚恒这一支的也算看重,人与人之间讲究情谊,他们得了大部分利润,只要宗族还在,那些长老还不至于不会亏待一个幼女。
  
      楚恒打算得很好,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有些出入。
  
      楚妍更是只在宗族待了一年就被楚南山接走了。
  
      楚南山是楚家嫡支一脉,在余同做六品道台,是楚家宗族唯一个中了进士的官老爷。
  
      在这个庶民只能从科举出人头地的世界里,全宗族都还仰仗他。
  
      楚南山和族老们商量了一个晚上,除了带走楚妍,此外也带走楚妍家中三分之二的资产。
  
      随后余同府在国库吃紧,并大闹蝗灾之时,余同知府处理得当,余同上下官民一心,争相踊跃地捐财捐物,与其他州府相比,余同百姓安稳的呆在余同府,除了没产生流民,更是接济了不少邻府百姓,百姓为此给余同知府送上了爱民如子的牌匾。
  
      当今重视吏治,闻余同知府自然大喜,恰逢余同知府任期考核年期到来,自然而然的,余同知府升迁了,而且是上调京城礼部,作为此次灾难副手的道台楚南山,被提拔为余同知府。
  
      于是楚妍秉着那不知隔了几层的血缘关系的堂伯父,她成了知府家最受宠爱的闺秀。
  
      楚妍不明白堂伯父为何会将她从二爷爷家里带走,也不知道宗族为什么要将她过继给堂伯父做女儿,不过她自小怯弱,根本不会反对。
  
      临走前的晚上,疼爱她的二爷爷二奶奶搂着小小的她,说道这是为了她好,还说官家千金比一届孤女能够找到更好的人家,以后日子也能过得更好。
  
      楚妍那时不过九岁,自是不明白这其中的真意,如今过了五年,她懂了,可是却不欢喜。
  
      女孩子的归属便是嫁人,寻得一个好婆家。而孤女,哪怕是带有大量家财陪嫁,也是极其弱势的一方。
  
      而官家千金不一样,既可以嫁得好,也不会在出嫁后显得弱势。
  
      诚然楚南山对楚妍很好,好的一度超过了他的嫡女楚倩。
  
      但是楚妍作为半路搬进府里的女儿,而且以前也只是一个八品小官的女儿,在知府后院原本就有着诸多的姐妹,她自是会遭到不少轻视和鄙弃。而后楚南山对楚妍比众位姐妹好,这轻视鄙弃之余,再让嫉妒叠加起来,楚妍的生活上不会有任何短缺,但是因为姐妹排挤,她原本不爱说话变得更加沉默,相应地,也变得更加怯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