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生而不凡 > 第六章 周长老你好惨啊

第六章 周长老你好惨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月色迷蒙,淡白的华光洒在望云峰上,树影婆娑,在静静的风中晃动,恬静安详。如此景色的不只是这座山峰,还有周围的四座,它们皆是围绕在一座如天柱一般的巍峨山峰边上。
  这天柱一般的山峰是吞云宗的主峰,吞云峰,是吞云宗的精英所在。吞云宗是祁国上三宗,位于中玄的东南角落,其后有海,周围更有不少世家门派依附,声名显赫,已历数千年。
  望云峰上,洁白的月光下,映出一张绝美的容颜,一席绿衣在微风舞动,如柳叶轻拂,飘逸轻盈,女子肤白如玉,乌黑的发丝随风飘舞,像似墨水画卷描摹,细眉柔长,云雾一般梦幻,澄澈的眼睛看着凌云台之处,眉头轻皱,胸口时而浮起,似心有疑惑,在等待什么答案。
  “湘云,这般晚还未歇息,可有疑虑?”女子身后走出一名道姑打扮的中年女人,面容严峻,浑身气质凛然,看向女子时,却有一丝柔和。
  “师尊!”女子恭敬一拜,白皙的脸颊微红,闪出一丝紧张。
  道姑看她一眼,便已明白缘由,平淡道:“那凌云台傍晚时分的一缕金光,为师也有察觉,至于是否是那金篇,不得而知,宗门记载过去多年,早有失传,这金篇不过是传闻,你莫放在心上。”
  女子轻轻点头,思绪却很复杂。
  那道姑一甩拂尘,看着山外继续道:“那人即便有些天赋,但与你一比,不过尔尔,当年你十六岁入宗,一月后便在比试中,脱颖而出,虽只是第六位,但依旧被为师一眼选中,入了药师院,短短两年,从药子到药师,此等天资,前所未有,不用多时你便能如为师一般,到这药王境界,你的路他们只有仰视。”
  道姑说完,深沉地看她一眼,似有期待,而后一挥衣袖,化作霞光,飞入山中。
  “药王……”女子轻喃,潭水般灵澈的眼透出茫然,纤手撩着青丝,观向明月,被一片云雾隐没。
  墓园草舍木门,自从顾离回来一连几日,都没打开过,宋成从洞府出来几次,远远看着门都是紧闭,露出困惑神情。
  草舍内,顾离盘坐床上,冥思苦想,上次感悟灵篇后,他就疯一般地修炼,除了去过几次饭堂,就一直在床上日以继夜,照着气灵卷的修行之法,不断推敲领悟。
  意识艰难地在晦涩的言词中掠过,从四壁堵塞到今日逐渐通畅,他付出了远过常人的努力,身子又瘦了一些,脸上毫无血气,仿佛晒久的干尸。
  忽然从他的血脉深处,钻出一条细小如爬虫的金色细线,刚出来时他有生不如死的疼痛,就如一根细针从皮肉里贯穿出来,直到那金线流灌全身,痛感才慢慢逝去,取而代之的是他从未有过的澎湃之力散发出来,似可以一掌击碎一座大山。
  “这金篇果然难练,不愧是开山祖师所有,只是只有气灵卷上篇,可到气灵中期,而后还有四卷……慢慢感悟吧。”
  “如今我有一根完整的金线,是气灵前期小成,虽要强过一般相同境界,可依旧太弱,想要在比试万无一失,摆脱这无聊之地,还需努力。”
  “一根金线是小成,十根为大成,突破瓶颈将之融成一脉,便可入中期,只是凭这点稀薄的灵气……若有宋师兄的那洞府,应会轻松许多,不过看他也不是大方之辈,还是靠自己吧。”
  细思之下,顾离又冥思起来,突然有那道纹的影像浮现,让他对凝道纹生出渴望,跃跃欲试,当得知道纹凝炼需要气灵中期,面色又黯然下来,不过这又使他想起纹祖所用的小幡,顿时来了兴趣。
  他拿起桌上的那幡,仔细擦拭,确有一些崭新,那幡布之上,隐约映有一个字,似山却又有不同。
  “逆山幡?”看向那字,顾离想起那纹祖之意的记忆里有提过,不过还不确定,姑且称作此名。
  “纹祖用他抵御天雷,想来应是一件防御宝器。”他来宗门几日,在去饭堂时曾了解修者斗法常有宝器,宗门更有炼宝院,钻研炼宝之道。
  他用气灵催动,虽运用地还不娴熟,但丝丝灵力还是溢散出来,涌入小幡上。
  开始并无动静,但随着灵力加多,那幡嗡鸣一声,整个动了起来,幡布飘舞,虽说破旧,但还是有些威风。
  顾离越看越兴奋,所用之力也增多,那幡最后飞起,旋绕在他周身,确实生出了似有若无的屏障,看到屏障出现,他更是激动,对这破烂的幡布竟有了喜爱之意,或许是因为是他所得第一件宝器的缘故。
  “不知这能抵御多大的灵力。”带着一丝难解,顾离收下小幡,推开木门,望见不远处的洞府,忽然眼前精芒闪出,脑海略有思虑浮起。
  “宋师兄是气灵前期大成,接近瓶颈,我或许能抵挡,找他帮忙,应是不错,只是不要记恨我才好啊!”
  默念一句,他手里捏紧了小幡,向着宋成的洞府走去,在那洞口停住,鼓足气息,带着一点紧张,而后声嘶力竭地喊出:“宋成,你个乌龟王八蛋给你顾爷爷出来。”
  宋成本在突破气灵前期的瓶颈,忽然被一声打断,气都散了,心里怒意燃起,脸色狂躁,一挥袖子脚下散出灵力,向那洞府外走去,他倒像看看是谁不知死活,打扰他清修。
  等至洞外,看到顾离,神情一愣,心里念到那胆大之人莫非已经离去,可此处偏僻,谁没事这般无聊,千辛万苦跑来就是骂他一句。不过看顾离这清秀的样貌,应也不是,于是满是错愣和不解地问道:“师弟你方才可有看到洞外有人?”
  顾离见他第一反映竟是如此,想到他入山之后一直保持谨慎,谁也不去轻易得罪,也就使他在众人的印象里,都是善良乖巧,除了这眼罩时常会令人误以为他是什么大奸大恶。
  短暂一想,顾离也不再忌讳,一改以往人前的乖顺模样,故作狰狞起来,与那眼罩配合,倒有几分恶人样子。
  “没有别人,就是你顾爷爷看不惯你这软虫,听说你比试六次都输了,好生厉害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